喜讯,小产权房将无条件、全部转正!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14    145

  

新闻事件:

《土地管理法》迎来了

划时代的重大修改!

 

  2019年8月26日,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

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修正案。

 

2019年8月26日,

将注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日子!

这次《土地管理法》修订

究竟修订了什么?

 

用4个字便可以加以概括:“农田入市”。

新的《土地管理法》删除了

原法第43条关于

“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

需要使用土地,

必须使用国有土地”的规定。

这个重量级的删除

是如此的重要!

我们可以解读为:

国家主动放弃对土地交易

一级市场的绝对垄断!

 

这个修定将会引起多么大的变化,

您弄懂了吗?

从2019年8月26日起,

中国还有充满了歧视意味的

“小产权房”吗?

随着“农田入市”,

中国的房产还有“大产权房”

和“小产权房”的区别吗?

小产权房的“小三儿”

身份将被废黜,

小产权房将被明媒正娶!

小产权房大喜的日子来到!

随着《土地管理法》的“修正”,

小产权房的问题迎刃而解!

住在小产权房里的几亿中国人口,

该不该欢天喜地,

敲锣打鼓的庆祝他们的新生!

这个影响有多么巨大,

你弄明白了吗?

 

  新《土地管理法》

做出了多项重大突破:

 

  原《土地管理法》规定,

禁止城市人到农村购买土地,

只有将集体建设用地征收为国有土地后,

该幅土地才可以出让给

单位或者个人使用。

旧的《土地管理法》

砌起了农村和城市的深沟壁垒,

使得中国城市和农村的

二元化问题更加严重。

农村只能悲伤的,

眼睁睁的看着城市的富裕。

农村人只能游离在农村与城市之间,,

成为边缘化的农民工。

而他们的孩子将会成为留守儿童,

他们的老人将会成为空巢老人,

这真的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结果吗?

当农村都成为老弱病残所在,

中国的农村还有振兴的希望吗?

中国已经打破了农村人

进入城市的所有界限,

而城市人进入农村则为限制重重,

在城乡之间仍然是一条单行道!

城市可以随便进出,

而农村却只可出不可进,

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种单行道的交通造成的结果是,

贫穷的农村依旧贫穷,

改革开放不能把它的富裕带给农村。

尽管农村的土地的性质是集体的土地,

它不是国有的土地。

但农民只享有使用权,

却没有土地的处分权。

它只能把它的土地卖给国家,

它卖给国家的价格是几万元一亩,

可国家卖给房地产商是几百万元一亩,

几千万元一亩。

它为国家贡献了天量的土地财政,

可它却严重的损害了农民土地的权益,

这就是农民贫穷的根源。

新《土地管理法》

删除了原法第43条关于

“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

需要使用土地,必须使用国有土地”

的规定。

你可以想象,

当这条规定被废除的时候,

谁会因此而受益,

谁因此而受损?

获益的是农民,

受损的是地方政府。

这你就会明白,

在这条规定的废除上,

会有一场尖锐的争斗,

这场争斗从改革开放之初到今天,

已经持续了二三十年,

所以尽管在法理上,

这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可它必然会受到

地方政府的竭力反对。

你就可以明白,

在这条法律上的修改,

添加小崔cui63636,

所走过的漫长艰难而曲折的道路。

这一规定是重大的制度突破,

它结束了多年来,

集体建设用地不能与国有建设用地,

同权同价同等入市的二元体制,

为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扫清了制度障碍,

是新《土地管理法》最大的亮点。

说到此处,让我们来看看,

今年年初,发生在深圳的消息:

消息来自搜狐网, 2019年03月28日  

《深圳人请注意:

东莞惠州小产权房大地震!

政府依法拆除多栋小产权!》

读到这样的消息,

让人惊愕不已,

难道真的对于小产权房,

也要像违章建筑一样的拆除吗?

可中国的小产权房大大的多于

国有产权房!

该文中说:

近几个月,

惠州各地区频出重拳,

拆除违规小产权房。

此外,惠州、深圳、广州、东莞

各地政府均表示,

将继续以强硬的手腕、

严明的纪律开展整治“两违”工作。

我们所知道的情况是,

深圳小产权房存量巨大!

几乎占去了深圳住房的半壁江山!

据美联物业全国研究中心最新数据显示,

农民房和小产权房

占据深圳住房存量的47%,

总数多达509万套,

占深圳市总建设量的半壁江山。

如果真的这样严格执行,

拆除所有的小产权房,

那么会有多少人将流离失所?

这真的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深圳市规划国土委

2018年11月7日发布了

《关于做好没收违法建筑执行

和处置工作的指导意见》

按照《指导意见》,

深圳市、区财政主管部门

是没收违法建筑的接收单位;

违建如被没收,

法律层面上将转化为国有资产。

也就是说,将会被没收!

在《土地管理法》作出修改之后,

这些问题都已不复存在。

真的是山穷水尽疑路绝,

柳暗花明又一村!

难道不让人额手称庆吗?

人们为什么会喜欢这

名不正言不顺的小产权房? 

小产权房之所以会受到这样的欢迎,

是因为它物美价廉,

价格仅市场价的三分之一!

关于小产权房,

让我们再来看看《华夏时报》的记者调查:

吴女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自己在2012年年底购买了

深圳龙岗区荔枝花园的一套

250平方米的复式小产权房,

带精装修,

并且配齐了各种家电,

当时的成交价仅180万左右,

大约7200元/平米,是市场价的三分之一。

谁又能抗拒如此低廉的价格?

这就是小产权房的魅力所在!

这几年该房一直对外出租,

目前租金为8000元/月。

而目前同等地段的小产权房

的价格已经上升到一万五左右,

并且几乎没有“新房”。

美联物业深圳及惠州区董事

总经理江少杰对记者表示,

深圳房协明确规定深圳

所有注册的房地产经纪公司,

严禁进行小产权房交易。

不久前,有一家中小型

规模的房产经纪公司,

参与了小产权房交易,

结果被房协吊销了公司牌照。

只有当地的不一定

有房地产经纪公司资质的

小公司才会去做。

 

关于“禁止城镇居民在农村购置宅基地”

 

我们想问一问,

为什么

“禁止城镇居民在农村购置宅基地”?

这不是在以法律的形式,

明确禁止城镇居民到农村定居吗? 

这不是在以法律的形式,

加深加固中国农村和城市之间

的二元结构吗? 

这不是在以法律的形式,

加深加固中国农村和城市之间,

本来便己经太高太深的城墙城濠吗?

这是在前进,还是在倒退?

仅此一问,

便能将此条禁令的谬误,

说的清清楚楚。

我们且不说现在农村人可以进城,

并在城市落户,买房定居,

添加小崔cui63636,

而城镇居民却不能到农村落户,

买房定居,

这对于城镇居民是否公平,

这对于城镇居民是否是一种歧视。

单说手持资金和技术的城镇居民,

不能到农村落户,

农村如何招商引资,

如何筑窠引凤,

农村经济又如何发展?

小产权房合法化:会给中国带来什么?

 

第一,将会对填平

中国的农村和城市的二元化结构,

走出最重要的一步.

中国的农村就会因此大大的富裕起来。

这比任何扶贫的措施都更加有效,

当农民拥有了土地的完整的

财产权的时候,

农民的富裕程度会很快的

赶上甚至超过城市居民。

第二,由于建设性农田的入市,

随着《土地管理法》的修订,

在今后的几年内,

将陆陆续续会增加

住宅用地的建设超过5000万亩。

5000万亩!

5000万亩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2018年进入中国房地产市场

的土地面积总量为157,6万亩!

弄懂了这个数字,

你就可以想象,

当这样一批的天量土地,

涌入中国房地产市场,

将会怎样改变中国房地产

市场土地的供应?

又将会怎样冲击中国

房地产市场的价格?!

随着《土地管理法》的“修正”,

小产权房的问题迎刃而解!

第三,随着农田入市,

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

将会大大减小,

为了弥补这个空档,

会倒逼房产税的推出。

而房产税会成为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柱,

这才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活水。

第四,房产税的推出,

将会永远的结束炒房客的好日子,

“房住不炒” 的时代才会真正到来。

一个接一个的喜讯,

都在向我们飞来。

住在小产权房里的几亿中国人口,

该不该欢天喜地,

敲锣打鼓的庆祝他们的新生!

“我和你说的,记住了吗?”一个冰冷的女声,在一辆豪华的法拉利跑车内响起。

“记住了,不许透露你是我老婆的事情,不许在没有你的允许下去找你,不许在公司中乱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飞,面无表情的出声道。

“不许再提那两个字。”女子瞪了陈飞一眼,然后冷声道,“好了,你下车吧!”

“可是,这里距离公司,还有一段距离。怎么不将车开进公司——”陈飞有些奇怪的问道。

女子白了他一眼,冷声道:“如果被公司的员工看到,他们的总裁开车带着你这么一个人进入公司,会发生什么?”

闻言,陈飞一愣,随即苦笑着点点头,“我明白了,我这种屌丝和你这种美女总裁一起,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我下车!”说话间,陈飞主动开门下车来了。

“你明白就好。”车内,女子留下一个冰冷的声音,然后跑车轰隆一下扬长而去,迅速开进了大约一公里开外,那栋标志着“秋天集团”四个大字的雄伟大厦。

跑车内,林秋涵看着在后视镜中快速消失的人影,不由得皱了皱眉,随即叹息一声,低声自语道:“这家伙形象气质简直,哎——但现在情况紧急,家里那边逼得紧,也只能如此了。”

原来,身为秋天集团总裁,龙安市著名美女企业家的林秋涵,这两天却遇到了一件荒唐无比的事情。

因为诸事不顺而烦心的她,前天晚上找了间酒吧买醉放松一番。结果却没想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了喝断片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却是在酒店之中,浑身衣服早就没了,身边则躺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正是刚才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陈飞了。

本来,遇到这种事,依林秋涵的性子,早就将他送到警局去了。但最近家里逼婚的事情,倒是让林秋涵灵机一动,决定找个临时老公,将逼婚的事情搪塞过去。

于是,陈飞就成了林秋涵的人选。

二人火速在昨天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正式结为夫妻。

今天,林秋涵就随便在公司内,给自己这位新鲜的老公,安排了一个工作。到时候,家里那边问起来,也算是有个交代。

…………

街道上,陈飞将手中的布包背在了身后,摸了摸鼻子,看了看不远处的大厦,迈步走了过去。

说实在的,现在这个结果,对陈飞来说,也是万万没想到的。

他原本在山上跟着师父修行《九阳焚天决》将近二十年,为寻求在武道上的进一步突破,下山历练,寻找九种适合自己至刚至阳功法的阴寒之物。

结果下山才不到三天,游荡在龙安市街头的他,就碰到了林秋涵。

当时,林秋涵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在酒吧门口晃荡。身边还有几个男人在拉拉扯扯,一副意图不轨的模样。这种情况,陈飞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当即出手,将那几个男人打走。

随后,准备报警的陈飞。却猛然发现,林秋涵并不是单纯的醉酒,而是被人给下了药,而且情况危急!

情急之下,陈飞只好将林秋涵带到酒店,用最笨的办法给林秋涵解了毒。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人间也发生了某些不该发生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陈飞自然不好一走了之了。再加上,在二人亲热的时候,陈飞在林秋涵体内发现了“九幽冰莲”的种子。

这九幽冰莲是一种罕见的阴寒属性的药物,本就十分难得,又恰好是陈飞所需的东西。于是,陈飞干脆决定留下来,一来对林秋涵负责,二来也有机会得到九幽冰莲。

于是,二人飞速的领证结婚,然后,陈飞被自己这位高冷的总裁老婆,安排进了她自己的公司,成为她的一名下属。

不知不觉中,陈飞已经走到了公司楼下,抬头看了看二十多层的高的大楼,还有公司内外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陈飞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了一句,自己这位老婆,看来比自己想象中的还有本事啊!

就在陈飞准备进入公司的时候,忽然间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响起,然后伴随着急促的刹车声,一脸黑色的奔驰停在了陈飞身边。

车窗下降,里面探出一张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脸颊,他对着陈飞就怒骂了起来,“没长眼睛吗?挡在我前面。”

“我没看——”陈飞想要解释。

但这眼镜男却厌恶的摆摆手,怒喝一声,“不想死就让开。”

大楼门口的保安,赶忙过来将陈飞拉到一边。

然后,那辆黑色的奔驰轰隆一下,冲进了地下停车场之中。

“这不是你晃荡的地方,一边去!”保安对陈飞摆摆手,开始赶人了。

陈飞道:“我是来这上班。”

“上班的?我怎么之前没见过你?”保安一脸狐疑。

“我是第一天来上班的,医疗部。”陈飞赶忙道。

“医疗部又招新人了?我怎么没听说过啊!”保安疑惑着,但还是打了电话,确认了陈飞的身份,然后让他进入了公司。

进入公司之内,陈飞首先就感到迎面扑来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然后,他就看到一个个打扮得明艳动人的女子,在公司内摇曳生姿。

此刻,陈飞这才想起,自己这位老婆的公司秋天集团,是主营女性化妆品的。公司内这么多美女,倒也是合理的事情了。

几分钟后,陈飞找到了位于四楼的医疗部,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去。

“你就是新来的同事?”医疗室内,一个留着娃娃头,长着一张圆脸的年轻女孩,转动着黑漆漆的大眼睛,在陈飞身上打量了一番。

“对,我就是。我叫陈飞,你好!”陈飞主动问候道。

女孩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也伸出手来和陈飞问好,“我叫许小婷,你快请坐。”

许小婷性格热情,一上午的时间,陈飞也算是和她熟悉了起来。

中午时分,许小婷主动带陈飞去公司食堂吃饭,二人打好了饭菜,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

一边吃饭,许小婷一边给陈飞介绍起公司内的情况来,还经常指一些人给陈飞认识。

忽然间,一阵哗的声音在食堂内响起,然后又瞬间陷入安静,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一个方向。

“怎么了?”陈飞好奇。

许小婷轻轻捅了捅他,指了指一个方向,“看那边。”

第2章 一场戏而已

陈飞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马上看到一名二十六七岁的女子走了过来。

美女一身贴身的工作装,柔顺的黑发盘在脑后,精致的脸颊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脸色显得有些严肃,但那随着步伐而摇摆的曲线身材,却让人感到无比的火辣。

“这种美女,怪不得引得大家纷纷扭头。”陈飞算是明白了大家为何是这种反应。

“怎么样?很漂亮吧!”许小婷对陈飞眨了眨眼,小声道。

“嗯!”陈飞点点头。

许小婷则有些感慨的开口道:“那是卫玲卫经理,是我们公司人事部的总经理。同时,卫经理还是我们林总的闺蜜,私下关系很好的。当然,除此之外,卫经理也是我们公司了,仅次于林总的第二美女,不知道多少人想追求卫经理呢?”

“陈飞,你也一样吧?”许小婷忽然向陈飞问道。

“啊!”陈飞倒是还惊讶与这卫玲和林秋涵的关系,一时间倒是没回过神来,随后才摇摇头道,“我没——”

“陈飞,你们男人的心思,我还不清楚。这种事,没必要装正经。”许小婷对陈飞眨了眨眼,半开玩笑的出声道。

陈飞轻叹一声,道:“我可没开玩笑,我已经结婚了,所以不可能的。”

“啊,你竟然结婚了。真没想到?”许小婷惊讶的看着陈飞。

“我这种人,不像能娶到老婆吗?”陈飞笑了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觉得你还年轻。”许小婷道,随即感叹道,“不知道你老婆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有没有机会让我认识一下啊?”

“你已经认识了。”陈飞在心中暗暗说了一声,但嘴上却笑道,“有机会吧!”

随着卫玲的离开,食堂内又逐步恢复了喧闹。

不过,没过多久,刚刚热闹起来的食堂,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怎么?又有美女出现?”陈飞扭过头去,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令他皱眉的人。

一名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面带傲意的走了出来。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早上在公司门口,怒骂陈飞的那个奔驰男。

“是他?”陈飞皱起了眉头。

“你认识秦秘书?”许小婷看着陈飞。

“秦秘书?”陈飞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你不认识?”许小婷道,“他是秦东,我们公司总裁办的秘书,很受林总的器重。秦秘书和刚才的卫经理一起被视为林总的左膀右臂,在公司中地位很高的。”

“而且,秦秘书还是名校毕业,长得又那么帅,更是不少人心中的白马王子。”许小婷有些花痴的出声道,“只不过,秦秘书似乎对普通女孩不感兴趣,而是倾心于林总。”

“他喜欢林秋涵!”听到这,陈飞心中莫名的有些不悦,看向那秦东的目光,更是不满了。

许小婷没发觉陈飞的异常,继续道:“林总年轻有为,而且那么漂亮。秦秘书倾心也是正常的事情。甚至有不少公司同事,认为他们很适合,是金童女玉的一对。”

“我倒是不觉得。”陈飞莫名的说了一句。

而就在此时,那秦东从陈飞身边走过,虽然二人之间隔着两排座椅,但陈飞还是在他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味道——”忽然间,陈飞想到了什么,面色不禁沉了下来,皱起了眉头。

“陈飞,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许小婷发觉了陈飞的异常,关心的问道。

“没事。”陈飞摇摇头,随即放下碗筷,起身,“小婷,我吃饱了,我先走了。”

离开食堂,陈飞快步来到了电梯前,按下了去往顶楼的按钮。

顶楼,陈飞走出电梯,快步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门口,一名秘书看到陈飞,愣了一下,随即赶忙将他拦住,“你要干什么?”

“我要见林总。”陈飞急忙道。

“你有预约吗?”秘书警惕的看着陈飞。

陈飞道:“我是公司的员工,我有急事要向林总汇报。”

“员工?”秘书更加怀疑了。

“对,我叫陈飞。今天刚入职的,医疗部。”陈飞急忙道。

秘书飞快的查阅了一番资料,确定了陈飞的身份。但还是没有放行,“对不起,现在是休息时间,你有事的话,下午再说。”

“我,我这是急事。”陈飞急忙道。

“对不起,没有预约,你不能见林总。”秘书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

“我,我——”陈飞真的有些急了,顾不得其他,直接对着总裁办公室呼喊道,“老——林总,我是陈飞,我有事要和你说,我——”

“你——”秘书变了脸色,赶忙拿起电话,准备叫保安了。

但就在此时,总裁办公室内,响起一个声音,“让他进来吧。”

秘书一愣,随即放下了电话,而此刻的陈飞,已经推门进入办公室。

办公室内,一声职业套装的林秋涵,坐在巨大的实木办公桌后,冷冷的看着陈飞,目光冰寒。

“林总,我——”陈飞开口。

但话语被林秋涵冰冷的声音给打断了,“早上我和你说的,中午就忘了吗?”

“不,我有急事想和你说。”陈飞急忙道。

林秋涵微微皱眉,随即冷冷道:“说吧。”

“是这样的。”陈飞赶忙道,“我刚才在食堂里吃饭,看到了秦东。我发现,在他身上,有着一股特殊的香味。而那股香味,正是前天晚上,林总你被下药之时,身上的香味。所以,我怀疑,下药的事情,和那秦东有关。”

“就这件事!”林秋涵声音依旧冰冷。

“呃——对,就是这件事,我想让林总你小心点。那秦东他——”陈飞提醒道。

但话语被林秋涵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如果你说完了,可以离开了。”

“这——”陈飞愣了一下,随即急忙道,“我没说谎,那味道,真的很相似。我可以肯定,那秦东,他绝对和下药的事情有关,我——”

“够了!”林秋涵冷喝一声,看着陈飞,摇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才进入公司第一天,你就开始耍你那些小心思了。”

“我——”陈飞想要辩解。

第3章 秦秘书

但林秋涵冷声严肃道,“秦秘书是我的左膀右臂,他已经跟了我八年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胡言乱语的几句话,还是相信秦秘书?”

“——”沉默,陈飞看了看林秋涵那带着失望和愤怒的双目,眼中露出一抹失落之色,低下了头。

见状,林秋涵轻哼一声,道:“我不知道你是在食堂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心思。有一点你要弄清楚,我和你的夫妻关系,只是一场假戏而已。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逾越了自己的位置。”

“还有,我的私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明白吗?”林秋涵的语气,已经有些严厉了。

陈飞抬头,看着林秋涵那带着愤怒和死亡之色的双目,深深吸了口气,出声道:“林总,我明白了。”

“哼,明白就好。你出去吧!”林秋涵冷冷道。

陈飞一言不发,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来到电梯口,陈飞按下了向下的按钮,进入电梯之中。

而就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总裁办公室内,林秋涵和秘书说话的声音响起,“刚才那人,没有预约,擅闯总裁办公室,按照公司的规定,罚款五百,从他这个月的工资内扣。”

“是!”秘书恭敬道。

电梯门砰的一下彻底关上,好似一记重锤,在陈飞心头敲了一下。

他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摇了摇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道:“是啊!本就是合约夫妻,大家各取所需的做戏而已,是我自作多情了。”

陈飞回到医疗室的时候,许小婷已经回来了。

她看到陈飞一副失落的表情,脸色也不由得小心了起来,凑到陈飞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陈飞,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陈飞对她笑了笑,淡淡道:“我没事。”

下午,继续上班。

上午熟悉工作之后,陈飞也总算可以上手了。公司内的医疗室,主要是给公司员工治疗一些头疼发热之类的小毛病,主要方法也基本就是对症开药而已。更复杂的病情,就不是医疗室能治的了。

当然,现在陈飞来了,情况倒是有些不一样了。依靠着在天武山上多年的修行,陈飞不仅在武道上修为不俗,在医道上,也颇有成就。

一些普通的病症,陈飞甚至不用开药,直接针灸或者按摩就能治好,效果拔群。原本稍微复杂,医疗室治不好的病,现在到了陈飞手中,也能快速治好了。

于是,有关医疗室来个了“神医”的消息,迅速在秋天集团公司内部传开了。

下午还不到四点钟,平时门可罗雀的医疗室,竟然接待了超过二十多名员工,这可让许小婷忙了个不停。

送走了最后一名头疼的员工,陈飞和许小婷正准备歇一会儿。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门口。

许小婷马上迎了上去,“请进,你什么地方不舒——”

话没说完,许小婷一下愣住了,然后惊呼了出来:“秦秘书,您,您怎么来这了?”

陈飞也随之抬头一看,发现一个西装革履的高大身影出现在医疗室门口,不是别人,正是总裁办的秘书秦东。

顿时,陈飞微微皱了皱眉。

毕竟,之前许小婷告诉过他,公司的高层,一般都不会来医疗室的。毕竟,医疗室的水平,他们十分清楚,而高层人员,可是十分看重自身健康的。稍有不适,就去市里的大医院检查,根本不会来医疗室。

结果现在,之前从未来过医疗室的秦东,竟然出现在这里,不得不让人惊讶。

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陈飞恢复了常色,看着秦东道:“秦秘书哪里不舒服?”

秦东打量了一番陈飞,然后嘴角微微扬起,出声道:“我小腿不舒服。”

“小腿?”陈飞看了看秦东的小腿,然后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座位,“秦秘书请坐,我给你看看。”

“我不想坐。”秦东看着陈飞。

陈飞怔了怔,道:“这样的话,恐怕有些不方便诊断治疗。”

“不方便,那你就用个方便的姿势。比如,可以跪下给我来诊断治疗。”秦东嘴角斜撇,冷笑着对陈飞道。

原本还面带微笑的陈飞,此刻面色马上沉了下来,看着秦东,冷声道:“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跪下给我看病。”秦东冷声道。

陈飞直接放下手中的器械,看着秦东,指了指房门,“如果你不想看病,请离开。”

“让我离开?这就是你工作的态度?”秦东狠狠的瞪着陈飞,质问道。

陈飞不语,也冷冷的看着秦东,毫不退让。

一时间,医疗室内的气氛一下紧张了起来。

许小婷大惊失色,她完全没想到,秦东竟然会和陈飞怼起来。一个是公司高层秘书,一个是刚来的新人,这样两个人,能有什么恩怨。

“秦秘书,陈医生他新来的,还是我来给您看病吧!”许小婷打圆场道,随即走过来,准备俯身下来给秦东诊断。

但秦东直接一脚将许小婷踢开,冷声道:“我说了,要他来。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

许小婷揉了揉被踢走的手臂,面色愤怒而委屈的看向秦东,“秦秘书,我,我不是——”

“不是的话,那就闭嘴。”秦东冷哼一声,目光再次看向陈飞,寒声道,“我让你跪下,给我看病。”

陈飞看了看跌坐在地上,泪眼泫然的许小婷,又看了看面前得意洋洋的秦东,眼中露出一抹怒意,“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秦东咬牙切齿,盯着陈飞,低声道,“我要让你知道,去打小报告,得罪我秦东的下场。”

一听这话,陈飞不由得心中一颤,随即想到了中午自己给林秋涵报告的事情。

一时间,他心中涌起一股失望之意,难道是林秋涵,她告诉了秦东这件事?

“跪下!”秦东对此陈飞喝道。

声音将陈飞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他坚定出声道:“这不可能!”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