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从天降,一间四口将逃难大街小巷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20    85

令贫困户困惑的法律条文——一场不幸,一间四口将逃难大街小巷文/子光

在豫西山城卢氏县,眼看着就要夏收,近五万的索赔款却像一座大山压得杜书有一间人喘不过气。不是不想收谷子,而是谷子收割后在哪放是个问题。谁能想到回去走在马路上,祸会从天降,由此一间四口将面临逃难大街小巷的结局。

杜书有,两个本分的、五十来岁的贫困户。他家原来住在土塬上,家中有上有老人家,下有两个男娃。Gyps人多,家中一度温饱都是问题,第一年日常生活捉襟见肘,十分艰困。

在如此艰困的日常生活重压之下,杜书有没气馁,没伸手向政府要过任何人扶贫款。他想办法向舅舅偷来钱,买了一台农用电单车专门给建筑建筑工地运送建筑用沙。

吉龙德肯干能澄衷,无论天晴还是下雨,他都奔波在运沙的马路上,找不下床架沙车,他们夫妻俩就齐上阵,自已亲自装。那怕是三更半夜,只要建筑工地上打电话要沙料,他们夫妻二人单厢起来去装沙。日复一日地辛劳耕作,贫困的日常生活慢慢有了起色。

两位老人家相继去世,孩子也慢慢长大。他用三十多年辛劳积攒的钱,加之从舅舅偷来的部分钱,在塬下公路边以四口人的名誉紫菊宅基地,盖起了四间三层楼房。拉下的饥荒还没还完,小儿子却到了结婚年纪。他人缘好,人又啰唆,不但孩子好找媳妇,人们也肯借钱帮他,在田斌的接济帮助下,他小儿子很快完婚,一年后他又抱上了孙子。

但因长年累月干活儿,杜书有早已积劳成疾,每到转季或下雨天,满身关节像扎针一样叙西。可小儿子还没结婚,他一刻也不敢懈怠,还是拚命地耕作着。

2019年11月3日下午7时30分,他吃过晚饭准备休息时,这时有建筑工地用沙,他为了30元运费又放行了。返回的马路上,他照常按正确的高速由西向东高速行驶时,只听“咣当"一声,电单车出现激烈震动,不幸出现了。一位71岁的老者吃完饭酒后,驾车两辆电单车,撞在杜书有的是电单车尾,当场死亡。

     

人命关天,杜书有赶紧从舅舅朋友家借了一些钱,加之自己攒下Nivillers的钱,凑够三万元钱交于死者家属,让赶紧处理后事。

    

交警队处理结果是:杜书有因车辆没临牌负相对而言职责,旁人郭红滨已过驾车年纪,加之连续犯、王大叔安全头盔和追尾负主要职责。

     

杜书有赖以生存的电单车也被依法强制报废。然而,就是这个相对而言职责,把杜书有一间人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死者郭红滨被埋葬后,其家庭成员向杜书有家人又提出两个天文数字索赔额。杜书有好言好语给旁人说,索赔款太高,实在拿不出。

郭家家庭成员一纸诉状将杜书有告上了法庭。

高等法院没给杜书有提供任何人商谈机会,一次开庭后便送达了起诉书。判令杜书有索赔旁人、66元。

杜书有家,天塌了!

拿到起诉书的杜书有万念俱灰,没想到回去走在马路上,凭空惹下杀身之祸。他算过一笔账,就算他不吃不喝后半辈也赚不够这小五万。

他再找高等法院,想商谈是否可少些赔款时,已无任何人余地。不久,县高等法院送来《执行决定书》,将其所住房屋查封,限期不还钱,杜书有全家将被从自己家中赶出来。

按高等法院的决定书,杜书有不还钱,就意味着一间四口将露宿大街小巷。

事发后,地处路口的杜书有家门口经常聚集许多居民,都为他的处境愤愤不平。有的是居民说: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制定:“在道马路上按照“脆弱驾车”连续犯这类是构成脆弱驾车罪,需要追究刑事职责,根据具体情节,拘役1到6个月,并处罚金。难道两个违法犯罪的人死了就有理,就不服法,就必须让人索赔?有的是居民讲:两个七十多岁的人,按法律条文规定就不能放行,他驾车两辆机动电单车放行这类就不合法,如果他吃完饭酒不出门,就不会出现任何人事故,也不用来讹按交通法规正常高速行驶的人;还有居民人讲:郭老汉年纪大没家庭成员管,吃完饭酒不戴安全头盔故意往你车尾巴上撞,实际上是在故意碰瓷,专门讹人。

我也活了几十年,还没听说过违法驾车死亡,犯罪人还得叫旁人出两万元精神抚慰金?既然他负主要职责,受害人是被他撞的人,真是死不讲理;更有自称懂法律条文的居民讲:国家规定农村小产权房不能买卖交易,为什么高等法院可以买卖交易,难道高等法院比国家法律条文还大?是不是原告有通天的本事?这样一来,高等法院将农村宅基地盖得房任意拍卖交易,这就意味着我们农村的小产权房以后都能任意买卖了。

更有居民假设:这个七十多岁的郭老汉,心中不痛快喝醉酒驾车,往老百姓车后撞,这不是坑贫困户嘛?他往县政府院墙上撞,若修院墙手续不齐,不是可以让政府买单?

  

杜书有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哭诉着:天啊,我招谁惹谁了?好人咋就没好报呢?我的律师当初说会有诉前调解,会有两个能够承受的合理的结果,没想到高等法院叫去一趟,等来的却是封门拍卖的结果,叫我一间咋活呀?

杜家83岁的老人家出来做工作讲:两个违法人驾车辆,酒后违法高速行驶,违章追尾导致死亡。你现在就是死了,一间四口生存依然没着落,你大半辈子努力盖得房,政府不会因为两个违法的死人让你一间人也去赔葬的,新社会不会逼死人的。你给政府回去说说,让你一间有个地方住,慢慢挣钱还人家。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这句话,据说是柴静说的,无从考证,但却是正义、良知的声音。

在今天这样两个依法治国的语境当中,法律条文是用来保护弱势群体的,是维护社会安定的,是维护公平、公正的。居民们单厢相信杜书有一间人的不幸遭遇会有两个更好的处理办法。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