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噪一时的小产权房还能打破砂锅问到底__檀房价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19    61

文/檀扒爷

4月2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报导发稿,表示近期深圳的小房屋产权房市场异常火热,甚至出现了一房乏人问津的现象。

房价宏观调控得跟真的一样,结果小房屋产权房市场却被点燃,经走访,发现目前沙井一些即将拆迁的小房屋产权房均价甚至超过了5万,出现明显上涨,和这一片区货品住宅的“非官方二手房买卖价格”相差不大。

关键,这还并非事实上,报导中用了一个词——比比皆是。

小房屋产权房的核心问题大家都知道,按照去年5月天然资源部的话说是:

难以透过注册登记将违规工业用地正式化。

这个定性已经很严厉了,但是蔗茅有人乍一看头皮去买,咋?

具体而言,有人想炒。这很好理解,深圳房价的那么多资金,在各类宏观调控的轮番轰炸下,没转移到邻近地区的情况下,总得找个捷伊“投资标的”。

但这并非全部,除此之外,除了一点很重要,那是需求。

中央电视台新闻报导的报导中有相关采访,一位女士就直言,这房子价格昂贵,可能将只有相同地区住宅的三分之一,而且也不限牌,自己实在是承受不下深圳“恒定”的房价了,因此根本难以做出无奈之举。

就这样,小房屋产权房存在的迫切性和不迫切性,就同时冒了出来。

有的是人可能将要喊:你穷你除了理了?

我则是想说:你把房价炒这么高,你除了理了?!

小房屋产权房的恩典——农地

去年5月18日,天然资源部发布《关于加快自发性农地和自发性工程建设工业用地所有权流转注册登记工作的通告》强调,对乱占耕地建房、违反生态保护红线控管要求建房、城镇居民非法购买自发性农地、小房屋产权房等,严禁办理注册登记,严禁透过注册登记将违规工业用地正式化。

然后5月20日,广州下发《关于印发<广州市“房地一体”贫困地区自发性农地和自发性工程建设工业用地流转注册登记颁证工作方案>的通告》,立马跟进了这个消息,Pellegrue态。

小房屋产权房,凉了,北欧国家要将它“黑喉”。

咋?

具体而言,小房屋产权房没“名分”——国有农地尼布寺、工程建设工业用地总体规划许可、工程建设工程总体规划许可、建筑施工许可及货品房销预售许可统统没,该交的农地出让金等服务费,统统都没。

其次,对于购房者而言最致命的,它的房屋产权根本是不完整的——一般住宅的房屋房产证是北欧国家房管部门颁授,而小房屋产权房的则是由乡政府或是村颁授。

之因此那么多人买,其实就一个原因,昂贵。

昂贵到价格可能将只有同样地区恒定货品住房的三分之一,至于咋这么昂贵,是因为它房屋产权不齐全。

这类房屋在买卖时“上不了台面”,难以挂出去买卖,根本难以透过过户来完成。而且由于一宅留驻多户,又没适用者、谁占大头之分,有啥人就平分成啥份,因此在实际买卖时推诿不断,让人心灰意冷。

但说而言去,这最多让买卖买卖双方比较麻烦,似乎没必要让北欧国家严令下杀手。

小房屋产权房真正的恩典,是落到了农地上。

这类房子是在自发性农地上立起来的房子,政府或许是不支持的。

贫困地区自发性农地,按照我国现行法律,这类农地根本难以用作农业生产或是作为农民的自发性农地,农地所有权严禁出让、受让或是出租用作非农业工程建设,它没房屋产权。

简单而言是,小房屋产权房又占用了自发性工业用地,又不交农地受让服务费,是在薅北欧国家羊毛。

北欧国家秦梦瑶么?

或许难以,因此此次通告的表述并非要求拆啥小房屋产权房,因为拆小房屋产权房这种控管每年各地都在实施,只是说白了马尔绍,东边拆了西边再建,难以从源头扼杀。更何况拆房北欧国家是要出补偿的,总难以让居民流落街头。

而此次非官方做法就十分有意思了——并非一直问小房屋产权房何时能够隋东亮变成住宅吗?

那我就明确告诉你——想等小房屋产权房正式化,不可能将了。

深圳的小房屋产权 没捷径

就像上边说的,隋东亮无望,没捷径。

小房屋产权房是个全国普遍性的问题,而广东整个省,更是小房屋产权房的重灾区,得治。

据相关统计数据,截止2018年底,深圳违规建筑总产量做到37.94万栋,总建筑面积达到4.05亿平方米,是深圳建筑面积的49.27%,占深圳总基本工程建设量的江山半壁。

而此次中央电视台新闻报导里的数字似乎更新了,深圳违规建筑,也是小房屋产权房约40万栋,建筑面积达4.2亿平方米。

照这么算,深圳1400万人口数量中,最少有700万人定居在“小房屋产权房”中!

这个比例,很惊悚。

广东其他重点城市也好不到哪儿去,拿隔壁广州当例子,根据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公布的数据,2012年,广州清拆违规建筑98.5万平方米,但新增违建筑140万平方米。

清拆速度赶不上违建速度,怎一个尴尬了得。

咋会这样?

拿当时的白云区举例,它变成违规工程建设重灾区的原因之一,是因其位于广州市城乡结合部,并且将可能将成为广州市未来发展的重点总体规划地区之一。

城镇化加快,农地价值随之激增,最终的导向是,种菜不如“种房”,巨大的利益驱使违规建筑源源不断,违规工程建设不断冒头。

这也是咋去年天然资源部发话之后,广州立马就响应的原因之一,深受其苦。

早在2018年年底,广东就发布过《关于加快处理不动产注册登记历史遗留问题的指导意见》,里面明确提出,自发性所有农地上开发的货品住房,即俗称的“小房屋产权房”,一律严禁办理不动产注册登记。

这个文件,早已奠定了基调,预告着小房屋产权房的谢幕。

可以看出,小房屋产权房已经是深圳噩梦一般的存在了,当然,恒定住宅的房价或许也是一种噩梦。

小房屋产权房的出现,除了一部分人的逐利,也体现了一部分人(对于深圳而言可能将是很大一部分)的真实需求:

他们想生活在这个号称可以造梦的城市,但是他们发现似乎真的住不下......

之前经济日报的文章就提过,不要让高房价吓跑年轻人,因为城市发展的根本还是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对于深圳这种选择“打工路子”发展的一线,更是如此。

也许在想方设法要整死小房屋产权房的同时,真的该好好治理一下房价。

不合法的固然不合法,但是很多人合法的需求,是并非该想法子满足一下。

最后惯例吐槽一下,所谓一线城市没泡沫这个说法,就单说深圳,一直说接轨国际,去看下贴吧里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天天比房价。

自比伦敦纽约东京巴黎,但实际上总量被人完爆,人均被爆得体无完肤,房价倒是半斤八两,这说明啥?

其实是说明了,发展水平根本没到那份上,个人资产的水分也很大,注水的房价让很多人产生了错觉,搞得自己好像真的很有钱(当然有钱的的确也很多是了)......

喜欢的话,还请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多谢!

-- END --

© Copyright

作者:檀扒爷编辑:灰灰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叶檀财经作品 | 尽情分享朋友圈

喜欢文章就点个赞/在看吧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