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湖新规颁布,小产权要隋东亮_么吧!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17    24

按下葫芦沉瓢,没停息多久的深圳小产权又狂乱了。

近日罗湖一篇新政,让许多人又开始坚信:小产权要隋东亮了。

我只想告诉我们,不可能,么吧。

而且不管红本绿本,小产权房都不能交易。

只不过,即便备受争议,依旧无法阻碍深圳人的热情。

毕竟,小产权让许多深圳人实现了“有个家”的梦想。

 

还想小产权隋东亮?快么

今年,深圳小产权房肝胃。

在央视严厉批评,中央政府“围追堵截”之后:有关中介机构门店被扣押,房源被喊停转让,许多购房交流群和纷纷改名...

然而,有关对顶角圣昂勒一丝可发酵的可能性。

一篇增量资产增量用房的意见建议稿,竟被指是小产权隋东亮有希望了。

迪塞县,现在你能买的小产权房,都不可能“隋东亮”。

6月7日,罗湖正式发布了一篇“有关大力推进住房出租市场发展多方位保证人才住房供给”公开征求意见建议,里头提及:

为保证保证房供给,将以货币补贴的方式增量资产旧区。

消息一出,引发舆论欢呼高呼:“小产权即将全面隋东亮”。

我们么!罗湖此番操作与小产权房“隋东亮”没关系!

深圳农地天然资源贫乏,旧区占有大量天然资源( 20%农地面积),还居住了超过一半的深圳人口数。

考虑涉及人口数广泛,且大面积拆毁不现实生活。2018年深圳正式发布新政:旧区以综合整治为主,拿来作为出租和保证房工业用地。

深圳“二三”规划也提及,未来深圳农地供给,会重点向保证房和出租倾斜。

罗湖正是想通过增量资产增量天然资源来增加住房供给,与小产权房“隋东亮”无关。

以往许多中介机构凭借各种政策打着小产权房要“隋东亮”的旗号,有些存心存侥幸的购房者,也愿意去坚信。

但目前讨论小产权房“隋东亮”是极不现实生活的问题。

小产权房归属于贫困地区自发性农地,没产权。

所属Yavatmal乡中央政府或乡政府做登记,甚至多于居民的一纸具结。

这种自发性农地上铺盖的房子,占用了自发性工业用地,又说白了农地转让费用,还想不正式化,有点维什涅韦。

在官方的表态中深圳并不存在小产权房,多于“违规建筑物”:

原贫困地区自发性经济组织建造的不不合法、不规范的奶坛楼,以及一些非法房地产。(没小产权房,深圳还是深圳吗?)

而能被隋东亮的是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还不是每个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都能通过手段变为不合法。

1、“隋东亮”就得农地“流转”。

 

别忘了,小产权房从出生就是“违规”的。不能随意买卖,更不受法律保护 。

直到2019年, 深圳人大常委明确提出 “贫困地区城镇化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这个概念。

明晰表示,你买的小产权房如果想流转,转为不合法建筑物,得归属于旧区不合法写字楼、写字楼类发展史违章建筑部分才行。

好东西总是稀缺的,这类型违章建筑在深圳只占有极小的一部分。

2、多于中央政府“复印件”的才能叫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

中央政府对违规建筑物早有详细规定,以2009年6月2日为界,以后为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之后为新增违规建筑物。

这一年,深圳市委针对“违规建筑物”发文,明确提出《有关贫困地区城镇化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的处置决定》。

给出了流转、拆毁、没收等多种处置方法,明晰了发展史遗留下来违章建筑的标准,贺居民或是贺村自发性工程建设的私房。

到这,你看明白了吧?

想隋东亮,首先要归属于旧区不合法写字楼、写字楼类发展史违章建筑部分,其次必须建于2009年6月2日以后,居民或是贺村自发性工程建设的私房。

符合以上几点,得到流转并拿到红本的违章建筑极少,因为市售流通的大部分小产权房都不具备这几个条件。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

早在2018年年底,广东就正式发布过《有关大力推进处置不动产登记发展史遗留下来问题的指导意见建议》。

里头明晰明确提出,自发性所有农地上开发的商品住房,即俗称的“小产权房”,一律不得办理不动产登记。

这个文件,基本定调小产权房的谢幕。

最后,即使你买的小产权房“隋东亮”拿到红本,产权仍归属于贺居民。

且不管红本绿本,都只是拥有“使用权”并没“所属权”,更不能用来交易。

买小产权房的人安心躺平了?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劝说一句:买入小产权房,仍需万分谨慎。

 

别忘了5月份自然天然资源部的话:不能通过登记将违规工业用地不正式化。

 

这个定性,很严厉。挤破头皮想上车小产权房的比比皆是,能站稳则很难。

 

在深圳,买卖小产权房有三类人:刚需自住、纯投资、小开发商。

 

刚需购买小产权房的理由很简单:

深圳房价居高不下,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小产权房。小产权房价格低,还不限购。

 

虽然他们多半心知肚明小产权房的违规性质,以及可能会砸自己手里这件事。

阳阳买龙岗一套小产权房时,正好赶上了小产权房严打以后的末班车。

和大多数买小产权房的刚需一样,她选择了奶坛楼,“品质不比普通写字楼差多少”:高层带电梯有花园,甚至有的还有学位。

 

“我只花了5000块找个律师做见证,原业主把一手合同转给我,然后去物业公司更换了名字,房就到手了。”

 

交易完,她觉得过程有点“儿戏”。但想到没钱买正规写字楼,还想留在深圳,只得安慰自己,“我运气不会那么差的”。

 

相比奶坛楼,旧区回迁房指标才是yyds,尤其是已经获批的那种。

 

小王家里买的小产权房,多于一个律师见证的买房合同。

 

2007年小王买了石厦454平米10万出头的小产权房房,“现在石厦房价翻了几翻,新房在8-10万不等,零几年十几万做不了什么事儿,放了十几年翻了30倍,年化收益还是很客观的。”

 

风险也有,如果居民耍赖就完蛋。(深圳回迁房“暴涨”?别买了,新政细则半年内出台!)

“许多人憎恨商品房价格高的离谱,又觉得小产权问题多不不合法,最后……连买小产权的机会都没了。”

 

除了像阳阳这样的刚需客,就是作为主力军的投资客。

对他们来说,一次性买几套十几套甚至几栋楼,放长线钓大鱼,幸运点赶上拆迁隋东亮,就可以彻底躺平了,即使不能,当个房东收租也美滋滋。

 

以后某个报道说,有位炒房客一口气买了3套一房一厅,1套两房一厅,一口气下了四单。

 

一年被成交转手了数次,300万买进,350卖出,在被新买家以400万卖出,像套娃一样被层层交易。

有中介机构朋友告诉我说,小的开发商也会买一些地段好的小产权房,改造翻新之后包装成普通写字楼出售,最终流入刚需的口袋。

 

以后有媒体在坂田、布吉等片区做过调查。一些小产权房被投资公司整栋购入后再进行分割和装修,然后就可以推出市场散售了,且价格极不透明,多数一套一个价,没具体的面积。

 

在他们看来,价格低、不限购,这都是小产权房的优势,尽管需要一次性付款,仍挡不住买家前来咨询的热情。

 

许多深圳人,不是买不起就是买不了深圳的房子,即便东莞的临深片区,也有突破4万+的写字楼,双城生活太辛苦,权衡之下只能选择深圳的小产权房。

我们不能否定小产权房对于深圳的发展史意义。它是伴随深圳一起成长的产物,也是众多深漂族栖身之地。

它占了深圳总建筑物面积的49.27%,可以说,如果没小产权房,也许现在许多人都将住不起房子。

截至去年12月,深圳违规建筑物总量达到37.94万栋,建筑物面积高达4.05亿平方米,是深圳市总建筑物面积的49.27%。

深圳收紧购房口子后,一大堆伪装成机会的坑正等着我们跳。

而“机会”背后,是刚需们无力承受的商品房价格。

相比离开,小产权房也许在某些时刻为这些人提供了一个留下的选择。

 

好文回顾:深圳人别再炒房了|99%旧改挣扎在死亡线上没小产权还是深圳吗?|深圳未来房价版图深圳房价涨跌调查 |湾区“抗跌”地图南沙丨大亚湾丨深圳6大危险片区土拍丨法拍房丨回迁房丨学区房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