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新昌_迁离房拖了2年没交货,原订货品房变“小产权房”_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16    60

来源|都市型当晚原创发布

需经许可 切勿转发

最近,有南昌市九江市高安的居民在赣州都市型电视频道的互联网民主评议互联网平台——赣问上充分反映:2017年,她们参与了该地的城中村改建,原本签订合同,2019年就要交货迁离房,可至今没兑现。更让她们无法接受的是,那时,中央政府机构要推翻原来的协定,返迁房的性质将会由货品房变为“小产权房”,这到底是是不是回事呢?

九江市高安环城南路上的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是一个迁离房住宅小区,共有14栋住宅楼,637套房屋。目前,主体工程和绿化、道路等附属工程都已经做好了,具备了交房条件。但是,很多收容户迟迟不敢收房。

九江市高安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迁离户 车志晖:中央政府说2019年交房给她们,那时2021年它交房没法,说协定的平田街合宪,他部份要修正。他说没货品房预售许可,也没货品房进行买卖合约给她们,叫她们去签字,谁敢去签?她们花货品房的价格,买那个小产权的房子,谁会去买?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迁离户和高安复兴路新区城中村改建司令部、高安宏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三方2017年签定的《增发房预售协定》中的第平田街明确规定,待迁离房取得《货品房预售许可》后,按国家有关明确规定签定正式《货品房进行买卖合约》并到房烽办理手续合约备案手续,并能办理手续按揭商业银行贷款。那时,协定条文要改,开发商拿出的房屋进行买卖合约中,标明那个住宅小区的农地是以拨给的方式取得的,这就意味着房屋无法民主自由进行买卖,这让她们很担心。

九江市高安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迁离户 毛祺帆:新换届的领导,就是说不承认她们之前签定的那个协定。他就跟她们说,那个协定的内容有部份是错误的,需要重新定制重新改正。就是把她们的货品房这块取消掉,给她们的是一个拨给的农地。房屋她们无法抵押,无法民主自由进行买卖,无法去信贷那些。

迁离户们说本报记者,原本,她们依照5000多元的单价缴纳了迁离房的首付款或者定金,跟货品房的价格差不多,如今,不仅房子没依照签订合同时间2019年交货,每年上万元的过渡收容费没支付,还要修正协定条文,这让她们无法接受。多次跟中央政府机构充分反映,都没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九江市高安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迁离户 封德一:中央政府机构当着她们的面,就说那个合约合宪,我都呆了,中央政府是不是能做出这种事情?

九江市高安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迁离户 车志晖:肯定不寡妻。我就是依照这两个条文去签的合约,他那时改合约是不是能行?

那么,为什么无法依照原本的签订合同来交货迁离房呢?都市型电视频道本报记者和迁离户们一起首先来到了负责此事的高安城东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司令部。值班人员说,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的迁离房,跟迁离户们所认为的小产权房的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迁离房能办理手续房屋房产价款和商业银行贷款,只是商业银行贷款如何办理手续还需要中央政府协同。

九江市高安城东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司令部值班人员 何先生:那时苦恼就苦恼在这里,商业银行有位5年的商业商业银行贷款。以前商业银行都答应了,那时就改了,就看中央政府是不是跟商业银行协同。

原有协定存在纰漏 要交房得等中央政府开会协同

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几十万元一套的房子,是她们一辈子的大事,所以任何的信息变动都很敏感。那么,为什么原本签定的《增发房预售协定》的部份条文要改呢?有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呢?为了了解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迁离房的具体情况,都市型电视频道本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高安城东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司令部副指挥长饶海峰。她说本报记者,迁离户之前签的那份《增发房预售协定》,部份条文值班人员搞错了,存在纰漏,所以那时要予以纠偏。

九江市高安城东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司令部副指挥长 饶海峰:它那个合约上面,讲心里话,确实是有点纰漏,那个可能是要去纠偏的。草拟这协定的人,可能从哪个开发楼盘的拿了一张合约过来照搬,根本没去研究,没把那个政策吃透来。这种是国家商业性的房子,根本就无法定义为货品房。

饶海峰说本报记者,根据《高安2016年度复兴路新区城中村改建实施方案》文件明确规定,“被征收房屋为非国有拨给农地的,调换后的房屋仍按非国有拨给办理手续农地使用价款,如需办理手续非国有出让农地使用权的,按有关明确规定补齐农地出让金。”因此,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的迁离房办没法预售许可,但是不负面影响进行买卖,至于商业银行贷款问题,正在协商。

九江市高安城东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司令部副指挥长 饶海峰:是国家商业性的收容房,它就取不到货品房预售许可。房产价款上写的拨给两个字,还是能放到市场上去进行买卖的,那个不负面影响。

本报记者:关键是她们那个商业银行贷款也成问题。

九江市高安城东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司令部副指挥长 饶海峰:到时候她们中央政府也会跟金融系统去协同好。

在采访中,花城新家园住宅小区的建设单位——高安宏业综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值班人员说本报记者,之前是因为15号楼地块迟迟没完成征收,导致交房进度比预期晚了2年,而如今要做好交房工作,还需要中央政府对农地出让金补缴标准、契税优惠政策、迁离户如果不要房子该如何处理等等问题,一一给出答复并下达抄告单。

高安宏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经理 周辉:拿不拿得到房子,第一取决于你们认不认中央政府最后的结论。我建议你们是这样,如果我提出的这几个问题没明确回复你们,你们也还不要拿房。你一旦拿了,契税的问题没谁帮你们解决,农地出让金标准没谁帮你们解决,你那时就需要中央政府去帮你明确那个东西。

对此,饶海峰表示,城中村改建是一项民生工程,百姓得了实惠也要多体谅、配合中央政府的工作,她们会尽快协同争取早日交货迁离房,拖欠的过渡收容费也会一块结算。

本报记者有话说:承诺不按时兑现 损伤公信力

在她们看来,迁离户的疑虑似乎能打消了,到时候拿到手的迁离房,不仅能民主自由进行买卖,也能办理手续商业银行贷款。既然是这样,大家之前的担心为什么会存在呢?恐怕还出在中央政府机构和群众之间沟通不到位上,解释工作还需要加强。另外,说好了2019年就要交房,过渡收容房也会按时发放,但至今都没兑现承诺,中央政府机构的工作效率还有待加强,否则就会损害中央政府形象和公信力。对于此事,她们将会追踪报道。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