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算”的小产权房,住不下的“昂贵”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13    14

原副标题:“合算”的小产权房,住不下的“昂贵”

在我县主城区,有这么一小部分人,她们定居的房子产品价格多于市场价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而且买回时不需要应缴,住进来之后也没物业管理管理费用,听着很合算。不过除非住进来,物业管理公司们才发现,这种昂贵是她们无法忍受之痛。

昨天,永康工业园内的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里头的住户向记者充分反映,她们交了电费、物业管理费,却依然被停电停电半个多月,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与开发商数次协商无果。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李银周:

这二十几天都是乌漆诬蔑,带着小孩子,共有十几个小孩子,都是那么大,我的孙子还多于几个月,带在家里都是漆黑,水都是提上楼去,洗澡炒菜都没水,早上点蜡烛。我们都拍了照的,早上十几二十人都围在这里,烧个火烤火,没办法,没地方去,小孩子要哭闹。

据住户充分反映,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工程建设管理处的负责人李微风收取了物业管理费却不缴纳,导致住户缺电可用。

根据县“两违”办提供的资料显示,该小产权房小区为原小川电子控股公司在其厂房基础上工程建设。2005年,因小川电子控股公司迁建到龙潭乡下畈村,当年三月,该控股公司便在该地址上工程建设了附楼商品房,共计48套并全数售出,对外出售产品价格1200至1400元不等。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魏更明:

房子HAsO5万,电力实行“三通”入户,路、电、水,PR320就付8万,后期设施完工就缴交房款交合约。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周君利

房价是1250元一亿五千万,不就是图个昂贵。

和周君利一样,看到的正是房价的昂贵。哪怕还有丝毫的犹豫,看到合约上信誓旦旦的条款,也会说服自己这是可信的。然则,除非交了房款,噩梦便已经开始了,她们才知道这种昂贵是她们无法忍受的痛。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李银周:

我住进来,到处漏水,房子全数都麻了,我又重新家装,电器等都烧坏了,水都从烟囱里头流(进来)。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魏更明:

我已经开始家装后,发现房子墙面进水,排污没做,电、水全数没到位。

据这里的住户介绍,虽然交了房,但是房子的楼梯没护栏、墙面也没家装,电力并没入户,物业管理公司们多于自己筹钱来解决那些问题。因为建房的地块曾是用地,电力产品价格比住户的要高出许多。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熊长青:

现在我买了这个房,希望能把外面的环境搞好,现在煤气管和燃气管都烂了,今年充分反映了希望修好,但是没修。一到夏天,这楼上的门窗就打不开,粪的、蚊遍地。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魏更明:

水加压,自己买冷却水送电,楼层高,水上不去,冷却水都烧掉三四个,照的圣克雷潘黑市电,十元二、十元三、十元五。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李银周:

电费,四元多钱一吨,物业管理费,已经开始两年是十元马雷科曾一度,今年前年是十元钱曾一度。

【解说】就那些问题堆在一起,已经让那些住户苦不堪言、无饰了。不过,比这个更为严重的是,小区内的部分房子被一房多卖,数次出现因争夺房源而打架闹事的现象,部分物业管理公司为此官司缠身,一家人疲惫不堪。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周君利:

我知道的,有(物业管理公司)写字在墙上,声明这个房子是他的, 这样的就有六户。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李银周:

一套房子卖几户人家,然后还有流氓来打、来闹,我家被闹了两年,就近两年没人来。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杨四保:

2015年,(对方)带来了几十人,来我家打架,当时我不在家,把我家的家具往外扔,来了几十人,报警后警车都来了近十辆。2016年,又数次带几十人来我家打架,我老婆也被治安拘留了五天。

最后,杨四保的官司虽然打赢了,但是一家人也是心力交瘁;房子虽然归属自己,但是漏水、脱皮等质量问题要得到解决依然遥遥无期。除非停电停电,一家人就举家外迁,去亲戚家借住。

李微风是该小区工程建设管理的总负责人,对于上述问题,他给出解释。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工程建设管理处负责人 李微风:

农民工的工资,在这里做了工的,找我们讨要工资,坐在劳动局里维权。没办法,我们多于找住户要钱,因为这里每个住户,这里总共48户,我们统计多于4户付清了房款。住户一直不配合,一分钱不交,又是要把房产证办好、又是要把路面硬化,没一个交钱。没办法,我们多于采取停电停电讨要她们的工资。昨天我们又到处借钱,昨夜把电接通,送上来以后,我们对那些住户还是明确表态,现在让你们用电,但是该付清的房款一定要付,如果不付,同样要剪断,剪断她们的水、她们的电。

编后语

像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这样的小产权房所浮现出来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我县主城区内其他的小产权房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现状,报道中这几十户住户以后的生活该何去何从,我们将持续关注。

【记者】程浩志

展开全文

在我县主城区,有这么一小部分人,她们定居的房子产品价格多于市场价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而且买回时不需要应缴,住进来之后也没物业管理管理费用,听着很合算。不过除非住进来,物业管理公司们才发现,这种昂贵是她们无法忍受之痛。

昨天,永康工业园内的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里头的住户向记者充分反映,她们交了电费、物业管理费,却依然被停电停电半个多月,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与开发商数次协商无果。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李银周:

这二十几天都是乌漆诬蔑,带着小孩子,共有十几个小孩子,都是那么大,我的孙子还多于几个月,带在家里都是漆黑,水都是提上楼去,洗澡炒菜都没水,早上点蜡烛。我们都拍了照的,早上十几二十人都围在这里,烧个火烤火,没办法,没地方去,小孩子要哭闹。

这二十几天都是乌漆诬蔑,带着小孩子,共有十几个小孩子,都是那么大,我的孙子还多于几个月,带在家里都是漆黑,水都是提上楼去,洗澡炒菜都没水,早上点蜡烛。我们都拍了照的,早上十几二十人都围在这里,烧个火烤火,没办法,没地方去,小孩子要哭闹。

据住户充分反映,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工程建设管理处的负责人李微风收取了物业管理费却不缴纳,导致住户缺电可用。

根据县“两违”办提供的资料显示,该小产权房小区为原小川电子控股公司在其厂房基础上工程建设。2005年,因小川电子控股公司迁建到龙潭乡下畈村,当年三月,该控股公司便在该地址上工程建设了附楼商品房,共计48套并全数售出,对外出售产品价格1200至1400元不等。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魏更明:

房子HAsO5万,电力实行“三通”入户,路、电、水,PR320就付8万,后期设施完工就缴交房款交合约。

房子HAsO5万,电力实行“三通”入户,路、电、水,PR320就付8万,后期设施完工就缴交房款交合约。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周君利

房价是1250元一亿五千万,不就是图个昂贵。

房价是1250元一亿五千万,不就是图个昂贵。

和周君利一样,看到的正是房价的昂贵。哪怕还有丝毫的犹豫,看到合约上信誓旦旦的条款,也会说服自己这是可信的。然则,除非交了房款,噩梦便已经开始了,她们才知道这种昂贵是她们无法忍受的痛。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李银周:

我住进来,到处漏水,房子全数都麻了,我又重新家装,电器等都烧坏了,水都从烟囱里头流(进来)。

我住进来,到处漏水,房子全数都麻了,我又重新家装,电器等都烧坏了,水都从烟囱里头流(进来)。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魏更明:

我已经开始家装后,发现房子墙面进水,排污没做,电、水全数没到位。

我已经开始家装后,发现房子墙面进水,排污没做,电、水全数没到位。

据这里的住户介绍,虽然交了房,但是房子的楼梯没护栏、墙面也没家装,电力并没入户,物业管理公司们多于自己筹钱来解决那些问题。因为建房的地块曾是用地,电力产品价格比住户的要高出许多。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熊长青:

现在我买了这个房,希望能把外面的环境搞好,现在煤气管和燃气管都烂了,今年充分反映了希望修好,但是没修。一到夏天,这楼上的门窗就打不开,粪的、蚊遍地。

现在我买了这个房,希望能把外面的环境搞好,现在煤气管和燃气管都烂了,今年充分反映了希望修好,但是没修。一到夏天,这楼上的门窗就打不开,粪的、蚊遍地。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魏更明:

水加压,自己买冷却水送电,楼层高,水上不去,冷却水都烧掉三四个,照的圣克雷潘黑市电,十元二、十元三、十元五。

水加压,自己买冷却水送电,楼层高,水上不去,冷却水都烧掉三四个,照的圣克雷潘黑市电,十元二、十元三、十元五。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李银周:

电费,四元多钱一吨,物业管理费,已经开始两年是十元马雷科曾一度,今年前年是十元钱曾一度。

电费,四元多钱一吨,物业管理费,已经开始两年是十元马雷科曾一度,今年前年是十元钱曾一度。

【解说】就那些问题堆在一起,已经让那些住户苦不堪言、无饰了。不过,比这个更为严重的是,小区内的部分房子被一房多卖,数次出现因争夺房源而打架闹事的现象,部分物业管理公司为此官司缠身,一家人疲惫不堪。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周君利:

我知道的,有(物业管理公司)写字在墙上,声明这个房子是他的, 这样的就有六户。

我知道的,有(物业管理公司)写字在墙上,声明这个房子是他的, 这样的就有六户。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李银周:

一套房子卖几户人家,然后还有流氓来打、来闹,我家被闹了两年,就近两年没人来。

一套房子卖几户人家,然后还有流氓来打、来闹,我家被闹了两年,就近两年没人来。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住户 杨四保:

2015年,(对方)带来了几十人,来我家打架,当时我不在家,把我家的家具往外扔,来了几十人,报警后警车都来了近十辆。2016年,又数次带几十人来我家打架,我老婆也被治安拘留了五天。

2015年,(对方)带来了几十人,来我家打架,当时我不在家,把我家的家具往外扔,来了几十人,报警后警车都来了近十辆。2016年,又数次带几十人来我家打架,我老婆也被治安拘留了五天。

最后,杨四保的官司虽然打赢了,但是一家人也是心力交瘁;房子虽然归属自己,但是漏水、脱皮等质量问题要得到解决依然遥遥无期。除非停电停电,一家人就举家外迁,去亲戚家借住。

李微风是该小区工程建设管理的总负责人,对于上述问题,他给出解释。

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工程建设管理处负责人 李微风:

农民工的工资,在这里做了工的,找我们讨要工资,坐在劳动局里维权。没办法,我们多于找住户要钱,因为这里每个住户,这里总共48户,我们统计多于4户付清了房款。住户一直不配合,一分钱不交,又是要把房产证办好、又是要把路面硬化,没一个交钱。没办法,我们多于采取停电停电讨要她们的工资。昨天我们又到处借钱,昨夜把电接通,送上来以后,我们对那些住户还是明确表态,现在让你们用电,但是该付清的房款一定要付,如果不付,同样要剪断,剪断她们的水、她们的电。

农民工的工资,在这里做了工的,找我们讨要工资,坐在劳动局里维权。没办法,我们多于找住户要钱,因为这里每个住户,这里总共48户,我们统计多于4户付清了房款。住户一直不配合,一分钱不交,又是要把房产证办好、又是要把路面硬化,没一个交钱。没办法,我们多于采取停电停电讨要她们的工资。昨天我们又到处借钱,昨夜把电接通,送上来以后,我们对那些住户还是明确表态,现在让你们用电,但是该付清的房款一定要付,如果不付,同样要剪断,剪断她们的水、她们的电。

编后语

像小川控股公司老干部住户小区这样的小产权房所浮现出来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我县主城区内其他的小产权房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现状,报道中这几十户住户以后的生活该何去何从,我们将持续关注。

【记者】程浩志

通视网

今日精选

版权声明:本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通城广播电视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通城广播电视台微信通视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观看3月20日《通城新闻》视频

主编:黎赏 图文编辑:葛广云

通城广播电视台出品 原创节目 转载请注明出处

洽谈合作事宜 请联系在线客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