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盘_上海最小小产权街道社区“房DF93”盖村章,“印花税”15万,仍在火爆买卖中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12    84

太玉园西区 苗诗雨 摄

光大先驱报本报记者 李未来 实习本报记者 苗诗雨 上海报导

始终以来,小房屋产权房的何去何从始终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上海最小小房屋产权街道社区“太玉园”,辨认出买卖仍在如火如荼展开中。当本报记者以意向购房者的身份来到了太玉园临街的一间中介机构公司,该公司曹副经理不无忌讳的向《光大先驱报》本报记者介绍,目前太玉园的房子可以“转让”,展开买卖协议由中介机构公司拟定。并且声称太玉园的房子具备相关“房屋房屋产权断定”。

本报记者了解到,远在2012年,天津市建设局局公布79个小房屋产权房清扫综合治理的工程项目成员名单,太玉园就已经名列榜中。而2013年随着央视新闻报导的播出,天津市最小的小房屋产权房工程项目太玉园曾全面暂停伊瓦诺买卖。

展开买卖消费市场活耀,15万即可“转让”

日前,《光大先驱报》本报记者实地进行调查了位于大兴早就应该暂停买卖的小房屋产权房住宅小区——太玉园,出人意料的是,本报记者自花庄公交车站前往太玉园的路上,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有关太玉园承租转卖的内容,甚至太玉园临街地面停车场进出口的保安室都摆满了房屋承租重要信息。

打开凤凰新闻报导,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花庄地铁至太玉园 苗诗雨 摄

住宅小区内房屋中介机构苗诗雨 摄

临街房屋中介机构 苗诗雨 摄

太玉园住宅小区位于张家湾镇上村地铁总站南1公里,东、西区总占地面积少于2000亩,总建筑面积达240万万平方米,入住居民少于3万,曾被称为天津市最小的小房屋产权房工程项目。

“太玉园二手房消费市场始终都挺好的,今年买卖的房源少于1000户了。”太玉园临街一间中介机构公司的曹副经理向《光大先驱报》的本报记者则表示,因受上海购房资格证书限制,不少外来务工都选择买回小房屋产权房,太玉园出租率始终是相对饱和的状态。

当《光大先驱报》本报记者对小房屋产权房是否可以展开买卖则表示怀疑时,曹副经理信誓旦旦的讲到:“大兴的小房屋产权房消费市场已经非常成形了,和市中心不一样,是可以展开展开买卖的。”

尽管太玉园小房屋产权房已经被明文禁止展开伊瓦诺买卖了,但该中介机构公司对本报记者则表示,其可提供购房转让的“安心”一条龙服务。

对于小房屋产权房的转让流程,曹副经理不无忌讳的讲道:“太玉园是有‘房屋房屋产权断定’的,一次性付清房款后,您只需要向负责的物业公司提交15万的转让费,其他流程中介机构公司会帮您完成。”

“您买回小房屋产权房是好事,住房系统上无人知晓,不占用首套房资格证书,等它涨价再转手,血本无归布之子的展开买卖。” 曹副经理劝本报记者说。

盖村章的“房DF93”

随后,为了打消本报记者对于小房屋产权房的顾虑,曹副经理向本报记者展示了太玉园住宅小区的“房屋房屋产权断定”,格外吸引眼球的是颁证机关为张湾村居民理事会。并且据曹副经理透露,该中介机构公司半数员工都依靠太玉园的买卖过活,即便是在今年住房消费市场一片哀嚎的情况下,太玉园承租、转卖的买卖记录也早已破千。

可见,即使太玉园小房屋产权房已被明文禁止伊瓦诺买卖,但是展开买卖消费市场依旧极为活耀。

猪血所示太玉园转卖重要信息 苗诗雨 制图

除此之外,本报记者在进行调查中还意外的辨认出,不仅线下中介机构公司极为活耀,线上小房屋产权房的展开买卖重要信息也随处可见。当本报记者在eBay上搜索太玉园时,仍能看到不少业主公然在互联网平台转卖小房屋产权房。

“安心”小房屋产权言而无信

《光大先驱报》本报记者在进行调查中了解到,尽管太玉园物理性质为小房屋产权房,但其房价走势与上海大房屋产权商品房近年来的房价走势相比,并不显得“落伍”。

2006年10月,太玉园住宅小区首次推出小房屋产权物理性质的普通住宅产品,销售均价约2000元/万平方米,2009年不限牌、不限贷、利率打7折、优惠税费等措施,让上海房价快速上涨,翻阅同时期的报导不难辨认出,当时太玉园两极化单价高达到9000多元/万平方米,甚至接近10000元/万平方米。

2012年天津市建设局局公布79个小房屋产权房清扫综合治理的工程项目成员名单,太玉园名列榜中。虽然太玉园当时单价受到影响,一度下跌至5300元/万平方米以内,但如同曹副经理所述,现在的太玉园无论是消费市场还是价格,都是极为“成形”的住宅小区了。

《光大先驱报》本报记者通过中介机构公司申报的房源重要信息看到,太玉园住宅小区25万平方米以下的单间月租金为600-2000元不等,87平米的小平房,单价在16000元/万平方米以内,而太玉园二手房单价两极化为19000元/万平方米以内。

临街房屋中介机构 苗诗雨 摄

太玉园作为上海小房屋产权房清扫综合治理的工程项目之一,为何能“奇迹”般的在消费市场上存活呢?

为了一探究竟,本报记者查阅了天津市丰台区人民政府所申报的《丰台区居民理事会名录》,并拨打了张湾村村委会的电话,但遗憾的是该电话为空号。

随后本报记者辗转多次联系到了丰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理事会的宣传部,当本报记者询问关于太玉园住宅小区的情况时,对方让本报记者稍后拨打该电话,但当本报记者再次拨打电话时,却无人接听。

究竟小房屋产权房是否像曹副经理口中所说的“毫无风险”呢?《光大先驱报》本报记者咨询了上海金诉律师事务所的王玉臣律师,王玉臣则表示:“小房屋产权房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概念,是现实生活中对一类房子的统称,和合法的‘大房屋产权房’相对应。现在的小房屋产权房大多是违法用地、违规建设的房屋,实际上都是违法违规的。”

针对太玉园住宅小区的情况,王玉臣律师还特别强调:“买回小房屋产权房远不止行政管理上的风险,还有很多来自于其他方面的风险。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小房屋产权房的展开买卖合同效力往往是无效的,并且小房屋产权房是不可以上市买卖的,短期内,更不会转换成大房屋产权。”

据如是金融研究院测算,截至2018年,全国住房总量约为300亿平米米,其中小房屋产权房总建筑面积约为73亿平米,目前小房屋产权房总面积占住房总建筑面积比例约为24%。

“部分小房屋产权房不仅是建设在农村集体用地上,还有甚至建在耕地上的,完全违背了我们国家18亿亩耕地红线的要求,不仅仅是漏交土地出让金和国家的相关税费,更是占用了宝贵的耕地资源。”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对《光大先驱报》本报记者讲道。

而上海作为全国清扫综合治理小房屋产权房的试点城市,自2012年6月起,便开展了有关“小房屋产权房”清扫综合治理专项行动,然而时隔9年,本该沉寂的太玉园却依旧“活力四射”。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