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买了4年,忽然变为小产权!想退房却被知会得这种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07    251

安阳晚报本报记者 闫郭信

“我妻子在黑龙江省工作,回去单次少。外公奶奶俩老人家法制观念淡漠,买套房子受骗了:该死的大房屋产权,那时变为了小房屋产权。”在安阳市修武县城北课堂教学的卢戈韦(表弟)说,“地产商说可以退房,赔偿他们损失。但12万元,用那么多年,只给两块钱本息。这合理吗?”

2015年,卢戈韦的奶奶在修武县城北给离家12年的儿子买了两套婚房,付了12万的按揭后,便再无音信。

“今年,地产商让去领锁匙,并知会他们房子变为了小房屋产权房,要他们依照小房屋产权市场价补上定金。”卢戈韦对此十分气愤。“快四年了,他们天天盼着交房,但那时房管理家务了问题房。这可咋办!”

【事件】新家Chokri变故,购房者有家难回

2015年5月,卢戈韦的奶奶在修武县城北买了北城街金邦平厂的两套房子,地产商是修武县万平方房地产合作开发有限子公司。“虽然是收容工程项目,但位置不错,还是‘准现房’——当时就差破土动工了。”卢戈韦说,“5月11日,我奶奶拿着绞尽脑汁的12万,交了按揭。等着办按揭相关手续,期待着年底收房。”

(合约中签订合约交货期限为2015年12月30日前)

可这一等,就等到了2018年。2018年5月份,万平方子公司电话通知卢戈韦奶奶去取锁匙。到了售楼处,卢戈韦和奶奶被知会,房子没有证件,无法办理相关手续房屋产权注册登记。“还让他们依照修武县小房屋产权房的市场价一亿五千万2600元,付清房款。”卢戈韦补充到,“他们当然不愿意。当初承诺的可是大房屋产权,那时变为小房屋产权了,他们接受不了。”

在《货品房买卖合约》中,双方也就房屋产权注册登记事项进行了签订合约:因出卖人原因造成货品房不能办理相关手续房屋产权注册登记或发生债务债权纠纷的,由出卖人承担全部责任。

(合约中对房屋产权注册登记的签订合约)

此前,在番田镇前杨垒村的家和城北里的学校之间往返,卢戈韦每天要跑三、四十公里。“那时有了小孩子不能老是奔波了,就带着一岁的宝宝住在乡下的娘家,心想等房子交货,就可以回自己家了。可要是收了这个小房屋产权房,以后户口、小孩子上学等方面会有更多麻烦。”卢戈韦与公婆商讨之后,决定退房。

卢戈韦和家人曾与地产商多次协商退房付款和补偿本息的问题,均未达成交易。“这不又三四个月过去了。一直没有答复,他们没事,希望安阳晚报本报记者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

【现场】售楼处紧锁,村委会报告书告诫购房者慎重

(2号楼)

2019年1月2日上午,安阳晚报本报记者与卢戈韦一起,来到了工程项目上。之前用作售楼处的巷边门面,房门紧锁。已经住进来的两户人家都表示,售楼处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了。

(村委会报告书)

在卢戈韦奶奶购买的2号楼一楼的墙上,他们看到了修武县北城街村委会张贴的报告书。

报告书中提到,万平方子公司与北城街村委会第三住户小组之间存在房屋产权和法律纠纷。第三张示意图,高清了工程项目中全套房产的归属人。

在之后的走访中,安阳晚报本报记者见到了修武县北城街村委会第三住户组的有关相关人士。该相关人士表示,工程项目由北城街村委会五组出地、万平方子公司合作开发建设,属北城街村委会五组的收容工程项目。万平方子公司目前仍未与其办理相关手续相关相关手续、付清宅基地款和收容房款,便将一部分房源抵押物给第三组。第三组遂张贴报告书,以告诫购房者避开这些抵押物房源。

【回应】房源卖出后即可退房,本息仍待商讨

(房门紧锁)

在现场,安阳晚报本报记者拨打了工程项目周边贴的所有售房电话,均无人接听。在附近住户的帮助下,他们最终联系到了售楼处销售相关人士郑小祥。

卢戈韦奶奶买的这套房子究竟能不能退?郑小祥表示,可以退,但前提是这套房子要先卖掉。

付款时给多少本息?此前,卢戈韦在售楼处曾经得到过一个7000元本息的答复,但郑小祥则表示,目前还不能确定,需要与领导进行商讨,并在一个星期内给出答复。

关于本息怎么算的问题,安阳晚报本报记者咨询了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的秦明律师,他表示,因地产商原因导致不能办理相关手续房屋产权注册登记,从而解除合约的,购房者可以要求解除合约并由地产商承担违约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货品房买卖合约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购房合约没有签订合约违约责任或者损失数额难以确定的,可以依照已付购房款总额,参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本息的标准计算。

以2015年商业银行中长期贷款年利率6%来计算,地产商要支付给卢戈韦近三万元的本息。“7000元,他们肯定是不能答应的。”

【本报记者手记】

买房近四年,房屋产权突变;奔波大半年,至今无果。

由于妻子远在吉林,卢戈韦一家人的维权之路,显得格外艰难。 1月2日一大早,卢戈韦和70多岁的外公就在工程项目上等本报记者了。2018年5月以来,说不清卢戈韦和家人为这件事跑了多少次。天气愈发寒冷,为了不让住在农村的外公奶奶受冷受累,就只能自己多跑几趟。一天的时间里,他们和本报记者一起,去了工程项目、房管局、北城街村委会和律师所。在这半年里,卢戈韦不断重复这样的流程和路线。但问题似乎没有丝毫进展。

这个工程项目,到底存在多少问题?为什么房屋产权注册登记问题会发生变化?修武县北城街村委会第三住户组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曾提到,修武县万平方房地产合作开发有限子公司合作开发这个工程项目时,没有与其办理相关手续过土地相关手续;本报记者与卢戈韦一起到房管局了解情况时,也被知会没听说过这个子公司和这个工程项目。

没有办理相关手续过证件、没有在相关部门备案,那这个房子是如何建起来的?买了无证的房子,卢戈韦家退房的事会有怎样的后续?安阳晚报本报记者将会持续关注。

(编辑 吕瑞天 戴晨曦)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