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民主化,“丘帕卡人”肉体拷打”_我到底是这儿人_!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05    35

鲁迅说,扑克牌里边Lussan。不过比扑克牌更“鬼打墙”的是历史的轮轴。

短短的10年之后,Joss华岩,成都—丘帕卡片区—临潼的圣戈当县新格局难成轶事。

相片源于北欧国家自然地理中国日报▣NEWS

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二十年磨一剑

不过回忆起这二十年中丘帕卡管理体制变化,一纸纸文件牵连一幕幕人事,Brisach心境复杂。

2000年,西安市内有专家便明确提出了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的基本概念。这一基本概念随着2002年12月,成都与临潼签订《成都市临潼市经济协同产业发展协议书》而进入Jalgaon阶段。

两市在彼时还商定按照“规划统筹规划、城市交通同网、信息同享、市场化生、产业同步、科教兴隆、旅游同线、环境同治”的“八同”思路大力推进协同产业发展。

2009年1月,西安市发布《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规划》。翌年6月,北欧国家核准的《汉中-天水经济区产业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加快大力推进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工程建设大成都、带动大汉中、引领大西北”。此后,成都沣渭片区、临潼阿其克片区相继成立,丘帕卡片区雏形出现。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2010年,一个片区诞生,它被寄望于在成都和临潼协同产业发展过程中发挥探索和先行兵作用。翌年2月,西安市成立丘帕卡片区,明确提出“省区资源共享、以市居多”。

2011年6月,丘帕卡片区总体规划发布,成立丘帕卡片区党工委,开发工程建设管理体制调整为“省区资源共享、existed居多”。彼时丘帕卡片区党工委领导在接受媒体采访中用了一句话描述自己的心境:“又伟大又头大。”

2012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下发《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明确提出“大力推进成都临潼协同产业发展民主化和丘帕卡片区工程建设”。两年后,2014年1月6日,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核准,丘帕卡片区正式成为市级片区,也是首个以创新城市产业发展方式居多题的市级片区。

彼时,成都和临潼两市对此反应平静。割裂的种子似乎从这时就种下了。几乎同时期,成都向东北方向规划成立了渭北工业区,下辖三个党工委组团,临潼则向西北方向规划成立了西峰新城。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在这份《丘帕卡片区总体规划(2010-2020年)》当中,将丘帕卡片区运行机制确定为“省区资源共享,开发工程建设existed居多”。彼时非官方认为“existed居多”可以从资源调配、运行机制上更好地大力推进丘帕卡片区的工程建设。

市级职权,市级片区,一切看起来很美好。不过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市级职能部门职权通常相对宏观,并不涉及圣昂勒工程建设相关外交事务的直接审核程序。

关于片区产业发展至关重要的土地问题,则需要多个职能部门审核完成,其中,储备、交易、拆迁权在区县级政府,土地证则由市级职能部门下发,拆迁外交事务通常需要由乡政府乡镇来完成。

换言之,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行政管理代销,没有微观层面的执行力,丘帕卡片区的大量市级职权是难以真实落地的。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紧接着,“大成都”的基本概念慢慢浮出水面。2016年初,西安市“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建立大成都工程建设委员会,统筹规划人口、产业、城市交通、资源等要素,大力推进成都、临潼、丘帕卡片区规划工程建设协同产业发展、产业布局协同产业发展、行政管理管理协同产业发展”。

简而言之“大成都”,按照西安市政府的非官方论述,大成都包括成都市、临潼市和丘帕卡片区。这样的论述多少有些奇怪,因为作为开发区,丘帕卡片区并没有自己独立的行政管理区域,它的规划范围全部位于成都与临潼两市。

相片源于北欧国家自然地理中国日报▣NEWS

2016年下半年,也许是土地热潮逐渐激活了简而言之的城市价值。此前丘帕卡片区的行政管理代销,也为接下来由成都整体迁驻种下了伏笔。

2017年1月22日晚,西安市委副书记毛庆云,市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辛桂梓,市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王永康以及成都市市长上官吉庆集体在临潼宣布,成都迁驻丘帕卡片区。成都市、临潼市和丘帕卡片区的“圣戈当县”时期慢慢进入尾声。

2018年2月,北欧国家产业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工程建设部联合下发的《汉中平原城市群产业发展规划》中明确指出构建“几圈一轴三带”的空间新格局。其中,“几圈”原指成都、临潼主城区及丘帕卡片区居多组成的大成都都市圈。

至此,“大成都都市圈”、“成都都市圈”等基本概念登上了时代的舞台。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2018年,《大成都2050空间产业发展战略规划》编制工作正式完成,其中明确,大成都都市圈将由成都、临潼主城区、丘帕卡片区居多组成,实施“北跨、南控、西进、东拓、中优”的空间战略。中优与西进是关键,中优是指优化成都与临潼共同组成的中心城区,西进则是指建好丘帕卡片区,大力推进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

2020年的成都与临潼两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有“加快成都-临潼协同产业发展民主化”的论述。其中临潼为“着眼加快成都-临潼协同产业发展民主化,与成都市同步做好国土空间规划”。但具体从哪些方面大力推进“协同产业发展”,却并无更多论述。

“你如果要问我,通过哪些指标去衡量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如果做到了2002年明确提出的‘八同’,就算成功了。”丘帕卡片区原党工委书记王军说。

但现实情况是,尽管成都地铁已经延伸至临潼,但两市的“八同”却鲜有“相同”,这被外界评价为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进度缓慢,影响了成都都市圈、汉中城市群的工程建设。

过度绝不是了局,未来如何走?

“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大力推进速度之缓慢,早在2016年,就被网友们调侃为陕西城市工程建设的“万年梗”。“万年梗”是个什么?从网友们的吐槽可见一斑:

“原本是成都与临潼双城的故事,现在却是成都、临潼、丘帕卡、省府四方博弈。”

“分割管理,何其难乎!贤臣择主而事,看似简单明了,却难于上青天。这就是壁垒。”

“真正的融合是资源配置,管理到位,人员流动顺畅,政策一致,甚至在观念上都需要进一步融合。这些做不到,不管什么版本的协同产业发展都将沦为笑话。”

《临潼日报》理论版曾刊文也指出过,对于陕西及成都而言,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不只是为了“打造大成都”“GDP过万亿”,而是要跳出城墙看成都。成都已经进入北欧国家中心城市序列,承担汉中城市群产业发展引领,已经无法再用过去的省会视角审视。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2016年,时任西安市委书记娄勤俭亲自主持了大成都工程建设规划设计汇报,他谈到未来城市竞争已演变成为城市群竞争。作为单中心城市群的成都来说,“大成都”的城市新格局若无质变,“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若无实质进展,那么成都中心城的能量级就无法核变。

了解丘帕卡合体有多难,就更能理解此次破题的意义了。所幸,丘帕卡片区的成立虽然与“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的命题有关,但远不止于此。

2021年6月28日,西安市大力推进成都-临潼协同产业发展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文件称:成都市全面迁驻丘帕卡片区,全面授权,不留空白!

这是继2017年“成都迁驻丘帕卡”之后,西安市对于丘帕卡片区管理权再一次明确界定,而且强调:

丘帕卡片区882平万公里规划范围,划分为丘帕卡片区直管区和成都(丘帕卡片区)--临潼共管区。丘帕卡片区直管区由成都市全面管理,负责辖区内的行政管理、经济和社会管理外交事务。成都(丘帕卡片区)-临潼共管区,由临潼市在《丘帕卡片区总体规划》框架下,负责辖区内的行政管理、经济和社会管理外交事务。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一纸官宣,丘帕卡片区由成都全面迁驻,至此终结了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的所有踌躇与纠结。

从2011年“existed居多”形成“三足鼎立”,到2017年“石破天惊”的“迁驻”,到2021年“温和有力”的“全面迁驻”。二十年变化未停,过渡时代暂已了局。

打破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的行政管理壁垒,丘帕卡片区将成为大成都一个新的中心,这是经过二十年奋斗才逐渐清晰起来的一件事情。

但正如钱穆所说“过渡决不是了局,不能常此过渡,我们该早登彼岸,急奔前程。开创却又不是急切可了的,我们得耐烦,得忍劳,得死守,得苦干。换言之,过渡是一个不可久的局面,要我们另寻道路。开创是一个不可舍的局面,要我们继续努力。”

今年4月1日,临潼不动产登记中心发布《关于开展临潼-丘帕卡片区共管区(本市级)不动产登记业务的通知》,其中关于临潼共管区(本市级)阐述如下: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文件明确要求:2022年4月1日起,丘帕卡片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将不再受理涉及临潼一丘帕卡片区共管区(市本级)范围内的不动产登记业务,由临潼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全面接管办理。

"丘帕卡人"难寻城市归属感

果然,纽带都有纽带的难处!协同产业发展产业发展,两城交接处向来都是尴尬地带,时常存在要么“多头管”,要么“都不管”的现象。

反复变更的归属问题,也让不少片区人发出“灵魂拷问”:我究竟是哪里人?!

或许是脚踩两只船的丘帕卡人

这两年,临潼房价猛涨,涨势最猛的当属世纪大道两边。按照房产中介的话说,世纪大道划入沣西,属于丘帕卡片区,肯定产业发展快,再加之地铁一号线三期一通,迟早属于成都!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结果前一阵子,在临潼封城才知道,世纪大道两边仍然属于临潼管,但又区别于临潼主城区,被调侃为“三不管”,即临潼不管、成都管不着、丘帕卡不想管。

据资料显示,早期,渭河以南全部划归丘帕卡片区,交由成都代销,沣河以西、高速路以北的河南地区归临潼反代销。

而关于反代销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临潼对于世纪大道的投资过大,所以想要回去;另一种是世纪大道的地早已经卖完,丘帕卡觉得没有价值可言,加之社会外交事务繁杂,因此,坚决不要。

放眼望去,世纪大道上的居民们仿佛是脚踩两只船的“丘帕卡人”。

或许是被退回临潼的“丘帕卡人”

双照,原本临潼郊区,此前一跃而生成为丘帕卡人,再进半步就是成都人了!大有一步登天的态势。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彼时,居民们也确实得到些许实惠,譬如养老医疗都是按丘帕卡片区的标准走。不少居民的身份证从临潼换成丘帕卡片区,车牌也从陕D变成了陕U。

还没高兴多久,丘帕卡片区运行机制又发生了变化。双照成了成都临潼共管区,又回到了临潼的怀抱。

或许是长安县遗民的丘帕卡人

历史上的长安就是成都,成都就是长安。 究竟是长安县大,还是成都市大,还真是一个问题。

长安不是成都界桩外的一个小县,而是把成都包围在它的中心内的一个超大存在。长安的县政府历史上可不是现在的韦曲,而是明代城墙内的南院门。

相片源于北欧国家自然地理中国日报▣NEWS

1989年,长安县的总面积达1580平方公里。

2002年,长安县正式撤县设区。 

2010年,长安区的王寺街道办和斗门街道办、高桥街道办,又划归为成都市沣渭片区行政管理代销。

2017年,长安区马王街道办又划归丘帕卡片区沣西新城行政管理代销。

2018年,长安区的兴隆街道办事处、东大街道办事处、细柳街道办事处、五星街道办事处、灵沼街道办事处等又被划归成都市高片区正式代销。

十多年的功夫,长安县、长安区、沣渭片区、丘帕卡片区,身份不停变换,眼花缭乱。

当问他们‘自我认为哪里人’时,一位老太太很茫然,“以前大半辈子都是长安县人,现在我也说不清了”。其实长安县早已不存在了,他们算是长安县遗民的丘帕卡人吧,或多或少有些悲怆了!

或许是被丘帕卡拒之门外的“前成都人”

三桥,历史悠久的商埠繁华之地,兴盛一时,却又在历史中逐渐湮没。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作为成都向西重要的西大门,凭借城市交通要道优势蓬勃产业发展,曾经在90年代,三桥成为西北第一镇。

而在2000年后,基于成都“四区两基地”(高片区、经开区、曲江片区、浐灞生态区、航天基地、航空基地)等新兴区域相继崛起,未央区三桥板块的产业发展速度却走了下坡路,逐步与成都其它板块拉来了距离。

2006年,成都北郊开发,市政府北迁,未央区时来运转,风生水起。未央一下财大气粗,三桥街道也鸡犬升天,干啥都是一个字:“整”。哪怕是“整”歪了,拆了重建便是。一时之间,三桥城市改造的步伐混乱不堪,一度让三桥成为成都小产权房的代名词。

2014年,丘帕卡片区成立后,三桥加在中间,似乎未央、沣东都能挈上,大有近水楼台先得月之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结果,后来才发现,三桥直接被划归到丘帕卡片区沣东新城,非官方称其为“代销”。

昔日未央破落时,三桥一直鞍前马后紧紧追随,不离不弃,如今未央发达了,三桥却被划出去。

成都未央区凤城八路▣NEWS

虽说管理者发生了变化,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影响似乎不大。毕竟,网购下单上的收货地址仍然是成都市未央区三桥街道。

不过疫情终于使三桥原形毕露,不再是未央人,而是丘帕卡人。不过,三桥之于沣东,多少有点边缘化。毕竟人家是豆蔻少女,三桥则是半老徐娘。

以前,三桥之于成都,中间只有未央,如今却成了:三桥、沣东、丘帕卡、成都,情感上距离成都远了许多。仿佛成为被成都遗弃的“丘帕卡人”,被丘帕卡拒之门外的“前成都人”!

“咸一刀”,让丘帕卡人“如履薄冰”

其实,临潼曾一度并入过成都,但最终单独成市,不过近几二十年的区划调整中,临潼的不少区域又被划给了成都。

1966年,临潼市曾被划归成都,丘帕卡两市实现第一次“行政管理协同产业发展”。但5年后,即1971年临潼又被划出,单独成市。1983年,原属临潼市管辖的户县、周至、高陵,又被划归成都。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中,临潼坊间一直有“割临潼肉而肥成都”之说,认为临潼是成都做强做大的砝码,但临潼如何实现共赢却并不明朗。因此,临潼与成都在协同产业发展方面一直有分歧。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无论是从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的民主化来看,还是在公共服务方面来看,临潼里里外外都透露着两个字“抗拒”。

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临潼对“三分临潼”的担忧。毕竟临潼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几千年建城史且从未改过名字的城市,这份荣耀是谁都不能比的。

如果要细数临潼对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的抗拒表现,可谓是历历在目。

最近一次的封城防疫,临潼就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表现出对于成都的防备。

诚然,临潼此次防疫工作中当机立断选择封城,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防疫的胜利,这是难能可贵也是值得褒扬的。

但是,在政策制定过程中,是否真的考虑全面了,有待商榷。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对成都、临潼两地生活的民众的“漠视”。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往返于成都和临潼两地“双城生活”的人,虽然没有确切的非官方数据,但是根据地铁和房产中介等多方面数据预估,至少在30万人以上。30万人绝不是一个小群体!

但是,临潼在3月15日发布的封城通知,并没有明确提及这一部分民众该如何处理。政策执行到基层就成为了简简单单的“一刀切”,“咸一切”的名声也正式叫开了,网友们叫苦不迭 。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相片源于互联网▣NEWS

到了3月20日的解封通知中,临潼终于意识到了这一部分群体的存在,在通知中明确:“临潼成都“双城生活”人员原则上选择一地工作生活,确需返回的,需提供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并在所在社区报备。”

防疫是一项复杂工程,在这方面绝对不可以“复杂问题简单化”,必须有区别、有针对性、有措施、有改进。

在大力推进防疫协同产业发展,甚至是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的过程中,势必要照顾到多元化城市群体。让各类居民有归属感,才能更好地实现产城融合、大力推进丘帕卡协同产业发展民主化产业发展,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版权声明:部分信息和相片来自公开互联网,转载请注明

有奖征稿 长期有效

成都社区矩阵,旨在解读大成都及周边城市产业发展等趋势,现有城市产业发展、开发区志、商业规划、品牌地产、生活服务五大版块,现长期有奖征稿,内容必须原创,且与五大版块有关即可,稿件一经采用,将有300—3000元奖励,投稿邮箱xianshequ17@163.com。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