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层收容房“俨然”成了28层明令禁止产品销售的小产权房?

小产权房哥哥    2022-05-04    24

买房是大事,很多家庭都是辛辛苦苦攒了很多年的钱,好不容易买了一套房。本来交完了钱就等着高高兴兴收房了,可这时却被告知,这房子收不了,因为它还被买下了其他人。

眼下烟台济南的许多市民就遇上了这样的事。

 一房多卖,房主东凯努瓦县难回

在烟台省潍坊市市中区靠近104国道的边上,有两个已经快要竣工的南桥圣莫尼卡苑住宅小区,住宅小区售楼部的广告牌上写着立体交通枢纽、四通八达,玉符河湿地森林公园、天然空气清新,看起来这是两个不错的住宅小区。

不过,在这儿买了房子的不少购房者却碰到了意想不到的情形。

购房者一:我买的是1号楼3模块2201。

购房者二:我买的也是1号楼3模块2201。合约虽然不一样,但是门牌号码是一样的。

购房者三:那个窟窿越捅越大,都很可怕,2015年就已经重了67户。

本报记者以购房者的身份来到了南桥圣莫尼卡苑住宅小区的会展,这儿仍然在产品销售房屋,值班人员告诉本报记者正在产品销售的都是现房,并带着本报记者去实地看了房。但是对于这儿一房多卖的现象,她们是是不是解释呢?

烟台潍坊市南桥圣莫尼卡苑住宅小区会展值班人员:咱那时住宅小区里可能会出现一房多卖的情形,买下许多顶账房什么的,他再擅自往外面卖,可能会出现一房多卖。

按照售楼人员的讲法,这家房地产公司曾经把许多房子给了施工单位,来顶工程款。不过,这些顶账出去的房子开发公司还在卖,而没产品销售资格的施工单位也在卖,这才出现了一房多卖的难题。据介绍,当地的市中区联络处成立了两个小组来进行调查。

潍坊市昂特赖市中区联络处昂特赖政区党支部第一书记 杜洪曦:他们联络处成立小组的目的,就是对一房多卖的情形进行两个进行调查统计数据,然后依照他们进行调查统计数据结果,对地产商、建筑商有没一房多卖的情形进行调解。然后让她们自动地把多卖的房屋调出来,或者退款。

本报记者:你们那时查出来有多少套一房多卖?

杜洪曦:那时查的依照目前统计数据有二百多套。

二百多套房被重复产品销售,有的是房子甚至不止被卖了两次,这就意味着至少有毕鲁图家庭交了四五十万元,却拿不到房子。从购房者提供的产品销售资料来看,跟她们签产品销售合约的有开发公司,也有许多建筑公司。

 “变戏法”的小产权房

其实那个圣莫尼卡苑住宅小区除了一房多卖,还存在更多难题。

据介绍,圣莫尼卡苑的房价在每平米5000元左右,而周边同地段的房价在一万多元,虽然不能按揭,只能一次性付定金,但因为有明显的价格优势,产品销售特别火爆,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烟台潍坊市南桥圣莫尼卡苑住宅小区会展值班人员:没房DF93,这是小产权的房子,他们一直卖的都是小产权的房子。

所谓小产权房其实是一种通俗的讲法,是指在贫困地区集体土地上工程建设的用于出售的房屋。早在2012年,彼时的国土资源部、住房建成区工程建设部联合下发了《关于执意遏制违法工程建设、产品销售“小产权房”的通知》,要求各级行政主管部门对在建、主流产品的“小产权房”执意叫停,严肃查处。那么那个工程项目是不是到那时还在公开产品销售这样的小产权房呢?

本报记者:这小产权房是不是在你们眼皮下卖了这么多年呢?

潍坊市昂特赖市中区联络处昂特赖政区党支部第一书记 杜洪曦:那个难题那得问领导,具体情形弄不清楚。

而依照售楼部张贴的文件,那个工程项目是潍坊市2010年第二批贫困地区工程建设工业用地整治挖潜工程项目的一部分,也就是南桥村的居委会工程建设——居民收容房工程建设工程项目,通过建成区统筹的方式,减少贫困地区工程建设工业用地,来实现增加建成区工程建设工业用地的目的。

烟台潍坊市昂特赖市中区联络处南桥村居民:七八年了,一开始就说的分房子,两个人是四十多平方,光说那个。

这位居民和她的老伴住在这一间房里,她们所有的是家当都堆在一起,白天她们把锅碗瓢盆放在床上,晚上又再挪开。早在2012年,她家的一亩多耕地就在这次居委会改造中被占用,她们期待着早点搬入新房。

居民们说,收容房一直没竣工,楼却Exhilarate越高。为介绍彼时情形,本报记者反复联系负责那个工程项目的南桥村村委,村委仍旧没人上班,彼时村委主任的电话也仍旧无人接听。随后本报记者找到开发公司的一位负责人介绍情形。

盛地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 范龚彬:这是政府的失误,不能说他们有难题。谁拿钱?你光批了不拿钱?政府拿钱还是镇里拿钱?总体建设局只盖了章通过那个总体规划,但有那个政策谁拿钱,没办法了,后来他们和镇里签合约,都是他们公司自己拿钱建。

就这样,镇里的收容房变成了地产商对外产品销售的小产权房。地产商说是缺乏开发资金,就得增加面积、把楼房多盖。不过楼越盖越多,居民们仍然住不进去。

住宅小区最早的总体规划图显示,总体规划住宅为4+1层,地下一层地上三层,等到住宅小区的地产商——盛地开发公司开发工程建设时,工程建设合约已经变成了12层的小高楼。

不过住宅小区施工单位入场时,拿到的却是一份三十多层的建筑设计图。对于这种现象,负责总体规划监管的部门值班人员表示,那个她们说不清楚。

本报记者:总体规划彼时只是三层,后来改成十二层、三十多层,那个归谁管?

潍坊市天然资源和总体建设局值班人员:这肯定是擅自调整总体规划,是不是看到买的人多了,往上盖。

本报记者:他说不赚钱,地产商说镇里没钱,盖得多了才赚钱,地产商想赚钱。

潍坊市天然资源和总体建设局值班人员:那个他们说不清楚它。

违反总体规划,俞兆晟设计图

既然南桥圣莫尼卡苑住宅小区从最初的设计上就不符合规定,那么在施工阶段,又是如何取得开工许可的呢?工程建设过程中,施工监理又是如何监督的呢?

地产商2013年提供了一份“开工许可”,上面盖着镇里的两个公章。就这样,高楼开建了。1号楼工程建设方吴先生说,到了楼快盖完的时候,房地产公司还要求她们再加高楼层。

2014年6月她们拿到的一份通知显示,要求她们在住宅小区的1号楼、4号楼、5号楼等分别增加两个楼层。

1号楼工程建设方 吴先生:5号楼设计上是26层,那时变成28层了,多加了两层;7号楼、6号楼原先是18层,那时盖到21层了。1号楼地产商也让我加,我说你让我加,行,那你得监理公司盖章,设计院也要盖章,结果把设计图弄过来了,我一看,假的。那设计图上面按理说加层加两层,总高在原先基础上多不到6米,结果跟原来的设计图加两层也是这么高,而且没监理公司盖章。

违反总体规划、没正规的建筑许可证、修改设计图、擅自加高楼层,这样的工程项目安全如何保证,又能够通过监理公司的监管吗?本报记者随后找到负责那个工程项目的监理公司介绍情形。

烟台剑威工程工程建设监理公司值班人员:彼时它手续不全,他们随后就撤出来了。

本报记者:你们啥时候撤的?

烟台剑威工程工程建设监理公司值班人员:手续不全都不让他们监督,他们还敢给它监理吗?他们就退出了。

监管退出并没影响那个楼盘的继续工程建设和产品销售。那么那个公司为什么这么神通广大呢?

通过查询本报记者得知,烟台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2月27日,与南桥村委签订联合工程建设开发合约的时间是2013年3月17日,也就是说,彼时这家公司仅成立19天,就接手了南桥村的收容房工程建设工程项目。依照彼时的招标资料,工程建设那个工程项目需要三级开发资质。

本报记者:你们三级开发资质是什么时候拿到的。

盛地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 范龚彬:详细情形我不大清楚。

这位公司的董事说不清楚公司的资质。据介绍,依照《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管理规定》,房地产三级开发资质,至少需要两年以上的开发经历才能取得。

违规工程建设,谁来监管

圣莫尼卡苑住宅小区原本总体规划的是居民新区,而按照当地国土资源局的相关文件内容,该地块不得用于房地产开发,对此房地产地产商表示并不是她们自己单方面所为。

烟台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 范龚彬:这不是他们擅自乱干的,你可以去政府部门介绍,不知道,楼能盖起来吗?开工时市中区办党委第一书记都来了,你看照片。

那么,南桥村所在的市中区联络处对那个工程项目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烟台潍坊市昂特赖市中区联络处昂特赖政区党支部第一书记杜洪曦表示对这些情形不清楚,那时已经形成规模了。

说是已经形成规模,似乎有点无能为力。除此以外,对总体规划同样负有监管责任的潍坊市天然资源部门又是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呢?

潍坊市天然资源和总体建设局值班人员:那时刚需买别的房子那么贵,就那个房子便宜,人不就买了,别的可能一两万,它那里几千元,便宜你肯定就手续不全。

就这样,在当地政府和相关主管部门的默许下,这儿从居民收容房变成了难以交付的小产权房。除此以外,按照总体规划,等到居民搬进了新的住宅小区,还要把居民的住宅拆除,恢复成耕地,这一切显然还遥遥无期。

国家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在规范房地产开发的各个环节,不过那个房地产工程项目他们看到,一次次荒唐地在不断地变身,居民的收容房,变身成了国家多年前就严令禁止工程建设产品销售的小产权房,4层变成了12层,最后变身成了28层的高层住宅。

而在地产商忙着变身的同时,另外一方面的却是管理部门以不变应万变的视而不见,不过被征地和等着入住的居民是不是办?那些购房者又该是不是办?那个工程项目的背后还有哪些别的隐情,他们期待更多答案。(来源:央视财经)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